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女僕 色情,新手必看

“我操,赵燕,你快放开。

  ”这赵燕是真使上劲了,刘小贺疼的汗都冒出来了。

  刘小贺被赵燕咬出了真火,掰着赵燕的膀子就把他推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在了她身后的车厢板上。

  “你他娘的疯了,这么使劲咬我。

  ”刘小贺撩开衣服一看,胸口被咬出了一个深深的牙龈,血都渗出来了。

  “谁让你占我便宜了?”赵燕虽然撞了一下,但根本就没怎么疼,气呼呼的看着刘小贺说道。

  “你……”刘小贺还想说啥但看到赵燕的胸口眼珠子顿时就直了,刚才他俩撕把那阵赵燕衬衫的扣子扯开了,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小背心。

  小背心好像裹不住赵燕那十分良好的发育,被撑的紧紧的,看上去特别的诱人。

  被刘小贺盯着赵燕顿时就感觉出不对,低头一看自己的衣服开了好大一块,急忙把扣子扣上,朝刘小贺呸了一口。

  “刘小贺你乱看啥,个臭流氓,你等着,等忙完我弟的事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赵燕脸上绯红了一片,拿眼睛使劲的瞪刘小贺。

  估计她是怕衣服扣子再被刘小贺给弄开,要不肯定还得给刘小贺来一口。

  把目光恋恋不舍的从赵燕胸口移走,也感觉胸口不那么疼了,刘小贺嘿嘿一笑:“我哪流氓了,你要不咬我你那衣服能扯开?这事可赖不了我,是你自找的。

  ”赵燕哼了一声也不说话了,两个人一路都保持了沉默。

  快到地方的时候赵燕把赵傻子给叫了起来,赵傻子一百个不愿意,脸都耷拉的老长。

  “哟,这不是燕子吗?这才几天没见,好像又漂亮了。

  ”刘小贺刚下车就见一个二十四五岁的人朝赵燕走来,上前就要抓她的手。

  赵燕往旁边一闪躲过那人,也不搭理他,回身对一块来的人说了句进屋就带着赵傻子朝屋里走去。

  见赵燕这样那小子脸上有点挂不住了,阴着脸也跟着进了屋子。

  刘小贺在一边看着心里有点不舒服,心说这小子他妈谁呀,一上来就想对赵燕动手动脚。

  大伙都跟着进了屋子,新娘穿着印着喜字的红衣服坐在床边。

  一见到赵傻子就低下了头,也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她不想见到赵傻子。

  而刚才那个小子就站在新娘身边,同来的人告诉刘小贺说那小子是新娘的哥,叫郑凡,是个混子。

  他妹妹本来是不愿意嫁给赵傻子的,就是被他给逼的。

  新娘叫郑秀,长的不算漂亮但也绝不难看,一看就是那种比较老实的人,从刘小贺他们进屋以后她一句话的都没说。

  接新娘的时候是要吃半生不熟的饺子的,然后有人会问新郎饺子生不生,新郎说生,意思是早点生孩子。

  可赵傻子缺心眼,吃完饺子人家问他生不生他说不生,把赵燕和新娘家那边的人气的够呛,赵燕直掐他,差点把赵傻子给掐哭了。

  后来赵燕又哄了一会才把他给哄好,骗了半天傻子才说了个生字,大伙都长出口气。

  随后就是要新郎抱着新娘上车,但这次赵傻子怕赵燕掐他,十分听说,一把抱起新娘子就往外走,走到拖拉机跟前连车厢板都没用打开,直接把新娘给扔进了车斗里,差点没把新娘给摔背气儿了。

  大伙也都纷纷往车斗里爬,刘小贺本来不想跟赵燕坐一个车的,但看到郑凡爬上了赵燕那辆车刘小贺也鬼使神差的上了那辆。

  回去车上的人都挤满了,娘家客人跟过来不少,要不是娘家这边也准备了一个拖拉机人都坐不下了。

  赵燕跟赵傻子一块,郑凡就在她旁边,直往赵燕身上蹭,把刘小贺看得心里升火。

  “娘的,老子还没蹭着呢这狗日的就开始蹭,不行,不能让他占了赵燕的便宜。

  ”刘小贺挤到赵燕跟前,往她和郑凡中间一坐,赵燕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而郑凡就十分的不高兴了。

  “我说你非坐这干啥,那边不能坐呀?”本来郑凡想趁着人挤占赵燕点便宜,没想到刘小贺中间插了一杠子。

  “哦,那边坐着太颠,这里好点。

  ”刘小贺随意说道,虽然说这郑凡是个混子,不过他刘小贺也不是熊包,上学的时候也是有一号的人物,他是不怕这个郑凡。

  “小崽子,有点眼力见,别哪天缺条胳膊少条腿了才知道后悔。

  ”郑凡也不傻,当然看出来刘小贺是故意想坏他的好事,所以说话也不客气。

  “少他妈吹牛逼了,谁缺还不一定呢。

  ”刘小贺可不惯着他,他又不是吓大的。

  郑凡在这一片还是有些名气的,没几个敢跟他这么说话的。

  今天被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屁孩给卷了面子,郑凡哪能不怒。

  “妈了个逼的小B崽子,敢他妈这么跟我说话,今天我弄死你。

  ”郑凡抬手就要打,不过被旁边的人也拦住了。

  “操你吗的小B崽子,今个是我妹子大喜的日子,我他妈就放过你,过了今天你别让老子再看到你,非弄残废你不可。

  ”这些没营养的话刘小贺听说不少,只轻轻的说了三个字,“我等着。

  ”郑凡被他们家人给拉到了另一辆车上,赵燕用胳膊捅了一下刘小贺,小声说:“你还有点爷们样,今天的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刘小贺一撇嘴,“我还有更爷们的地方呢,改天让你看看。

  ”婚礼十分热闹,菜肴也十分丰盛,刘小贺吃完了就回了草棚子。

  起的太早,得补一觉。

  西瓜基本上都已经熟了,地里也没啥活可干,刘小贺一觉睡到太阳快落山才被刘根生叫起来让吃饭。

  “小贺,你看我抓着啥了?”刚进村里刘小贺就看到赵傻子拎着个破桶往村里走,一看到刘小贺就喊。

  桶里的水装的挺满,直往出漾水。

  “我说铁柱啊,你今个结婚不在家里陪着新娘子还去捞鱼呀?”刘小贺不由得也有些同情那个郑秀了,嫁谁不好,偏嫁个傻子,你说这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呀。

  赵傻子不接刘小贺的话茬,提着破桶往刘小贺跟前凑,“小贺,你看这是啥?”刘小贺往桶里一看就乐了,原来赵傻子抓了个王八,那王八看上去有一斤多重,在水桶里脖子一缩一缩的。

  “铁柱,你看着王八的脑袋像你裤裆里那玩意不?”刘小贺哈哈大笑,指着水桶里的王八问赵傻子。

  “嗯?你别说,还真像我裤裆里玩意,小贺你可真厉害,你咋知道我那玩意和它长的像呢?”刘小贺笑的腰都弯了,拍了拍赵铁柱的肩膀。

  “行了铁柱,你赶紧回家让你娘把这王八给你炖了,吃完了晚上有大用。

  ”“晚上能有啥用?”赵傻子不是很明白刘小贺的意思,追着刘小贺问到底有啥用。

  刘小贺也不跟他解释,只说他吃完就知道了。

  回到草棚天都已经黑了,刘小贺把油灯点上随手拿起羊皮册子又翻了两遍,还是跟以前一样毫无所获。

  躺在床上刘小贺倍感无聊,忽然想起今天早上的事,刘小贺不由得乐了(夫妇交换性经过实录)。

  “这赵燕的也不小,摸着肯定舒服。

  ”想到早上在赵燕身上看到的风景刘小贺下面顿时就有了反应,反正这里也没人,刘小贺干脆把身上脱的精光透透气。

  “刘小贺。

  ”一个声音传到了刘小贺的耳朵里,随后一个影子就从门口钻了进来。

  刘小贺还没看清是谁就听“呀”的一声,随后进来的人就跑到了门口,尖声说道:“刘小贺你咋衣服都不穿呢,可真是个流氓。

  ”刘小贺也听出来这声音是谁了,是赵燕,没想到她这个时候能来。

  刘小贺一边穿着裤子一边说道:“你走路也不出个声音,谁知道你来呀。

  再说是你看我,还说我是流氓,你讲理不讲?”穿完衣服刘小贺出了草棚子,见赵燕站在门边上捂着脸,还在那害羞呢。

  “行了,我衣服都穿好了,你就别捂着了,你干啥来了?”听到刘小贺就在自己身边说话赵燕慢慢的把手拿开,看刘小贺已经穿上了衣服不禁心里一松。

  “我弟媳妇娘家人今天不走,我来买两个西瓜。

  ”随即赵燕好像又想到了刚才的情景,脸上顿时就红了一片,要不是天黑刘小贺看不着肯定得把她给羞死。

  “你这人咋就不知道个羞耻呢,衣服都不穿,我都替你不好意思。

  ”也不知道赵燕是生气还是害羞的厉害,说话都有些喘。

  “我说赵燕,这可是在我家,我穿不穿衣服关你啥事?再说了是你看我又不是我看你,我吃了这么大亏都没说啥你还有啥可说的?”现在刘小贺对赵燕已经没那么惧怕了,早上的事让他胆气大了不少。

  赵燕知道自己说不过他也就不说了,拍了一下刘小贺,“去,到地里给我挑两个好点的西瓜,家里人还等着吃呢。

  ”见赵燕饶开了话题刘小贺嘿嘿一笑,也就不说了。

  从赵燕手里拿过手电筒就进了地里,没多大会就捧着两个又圆又大的西瓜走了回来。

  “拿回去吃吧,不要你钱,啥时候你想吃了就啥时候来拿,全都免费。

  ”刘小贺把西瓜放在赵燕脚下,豪爽的说。

  “没发现,你这人还挺敞亮呢。

  ”两个西瓜太大,赵燕一次拿不起来。

  刘小贺从地上一下捧到怀里,说:“要不我给你送家去吧,这两个西瓜太大,你拿不动。

  ”赵燕轻轻点了点头,刘小贺屁颠屁颠的把西瓜给送到赵燕他家。

  刘秀的家人和赵大发家里人都坐在院子里唠嗑呢,郑凡见赵燕和刘小贺一块回来的脸上就有点不高兴。

  “哟,小贺呀,还把西瓜给送来了,快坐会歇歇,先抽根烟。

  ”赵大发笑着给刘小贺递了根烟,刘小贺伸手接过来自己点着,随后说道:“不坐了叔,你们唠吧,我还得回去看地呢。

  ”说完朝赵燕家人点了点头,看到郑凡的时候刘小贺眉头皱了一下,不过没说什么,转身就出了赵燕家。

  “娘的,那个姓郑的他妈老是跟我拧着,改天逮到机会非抽他龟儿子不可。

  ”刘小贺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恨恨的想到。

  刘小贺不知道的是,他没抽成郑凡,反倒让郑凡把他给抽的够呛。

  ……“小王八羔子,都几点了还睡,赶紧回家吃饭去。

  ”第二天一早,刘小贺听着刘根生的骂声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擦了一把嘴角的口水。

  “才几点呀爹,你咋来这么早?”“早个屁,太阳都晒屁股蛋子了,快起来吧,今天乡里有人来拉西瓜,我在地里看着就中,你今个可以玩一天。

  ”一听这话刘小贺骨碌一下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整天在这草棚里待着身上都要长毛了,可算是能玩一天了,刘小贺高兴的不行。

  “今天要去乡里耍耍。

  ”刘小贺心里想着,走路都有劲,没一会就走到了村里。

  一进村刘小贺就看到赵傻子被几个围着,笑嘻嘻的问他昨晚咋样。

  赵傻子手里拎着个破桶,想走但被那几个人拉着走不了,一脸的不耐烦。

  “啥咋样,反正我搂着我媳妇睡了,过一阵子她就给俺生娃。

  ”“那你弄没弄你媳妇?”问这话的是金龙,三十七八岁了还打着光棍,其他的几个人只是在一边笑,就他一脸猥琐的追着赵傻子问。

  “弄我媳妇?为啥要弄她呀?我才不弄呢,要弄你去弄。

  ”赵傻子闷声闷气的说道,金龙一听这话更乐了,哈哈大笑:“那行,今晚我去你家弄你媳妇,到时候你可别不让。

  ”

他单手控制着我的手,脸朝下贴近我的胸脯,一双眼睛大睁着细细打量,还在啧啧感叹着:“哇,太美了,简直太美了!”我哪里经受过这种阵仗,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强烈的羞耻感让我微微颤抖,忍不住闭上眼睛。

  “老师,不要,不要啊……”“楚楚,这么美的事物用里衣束缚住简直太可惜了,老师来帮你……”陈寿说着,眼神如狼似虎的狠狠盯着我,他的眼神像是有光,刺激的我一阵酥麻。

  我竟然有了反应…..本来我以为这次在劫难逃,谁知闭目等了一会,却并没有立刻遭受到袭击,我悄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到陈寿此时竟然拿着一部手机对准我在拍摄,我一下子就慌了。

  “你在干什么!”我失声说。

  “别怕,老师只是不想错过这么美好的风景,拍几张照片记录一下而已。

  ”陈寿嘿嘿笑着说。

  “不准拍,住手!”我再傻也不可能让别人保留这种照片,就想阻止他。

  陈寿根本不理会,又拍了几张照片,才好整以暇的把手机揣进裤兜,紧接着伸过来一只手……我属于那种敏感体质,他这样一弄,我的身体也开始有了些反应,我又气又羞,暗骂自己不争气。

  就在他正要低头,张开嘴凑上我那里的时候,电梯门突然“叮”的一声打开了,外面一阵强光照了进来,陈寿立刻住手。

  我趁机赶紧收拾了一下衣服,逃也似地往电梯外面跑。

  陈寿微微的笑着站在原地,并没有阻止,只是在我离去的时候,在耳旁轻轻的说了一句:“楚楚,晚上有时间,我去找你玩哦!”我满怀心事的回到家里,心情特别的复杂,陈寿这个曾经我最信任的老师,今天的表现让他在我心中形象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非但半强迫的对我做出那种事,还拍了照片,这种所作所为,简直让我不敢相信他是那个和蔼可亲,对我照顾有加的好老师,是值得尊敬的长辈。

  一想到他手机里保存的那些照片,我就惶恐不安,尤其是分别前他说出的那句话,更是让我连饭都吃不下。

  老公还特意问了我是不是不舒服,我没敢把事实真相告诉他,一方面担心老公知道以后,会有冲动行为,另一方面担心陈寿会把照片公布到网上去。

  如果那样,我就没法活了。

  晚上,我带着重重心事入睡,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一阵铃声把我吵醒,找到手机一看,来电显示上写的是‘陈老师’,我直接就吓住了,我本来以为陈寿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他竟然胆子这么大,真的来找我了。

  就在这时,睡在旁边的老公同样被吵醒,翻了个身搂住我迷迷糊糊的问道:“谁啊?”我吓得呼吸差点停止,直接把电话挂断,掖到枕头下面,结结巴巴的说:“没,就一骚扰电话。

  ”“哦。

  ”老公应了一声,搂着我又睡了过去,等了大约五分钟后,我才敢把手机拿出来,微信上有一条未读信息,是一处酒店地址还有房间号。

  我浑身一颤,看了睡着的老公一眼,迅速回复:你想干什么?陈老师:我就在酒店房间内等你,一个小时内过来!这条信息后,陈寿又接连发来五六张照片,全是他在电梯里拍的,照片很暴露,能非常清晰的认出来是我。

  我明白他的意思,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发信息质问陈寿到底想干嘛,但他完全不回了。

  我看了看老公,又看了看睡在婴儿床上还不满一岁的儿子,一股委屈涌上心头,偷偷哭了一会儿后,我坚定起来,不管怎样,那些照片不能传出去,不然我的这个小家,可能就要散了。

  在床上煎熬的躺了十几分钟,等确认老公睡熟以后,我悄悄起床穿衣服出门,下了楼之后,我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把微信中的地址给司机看。

  出租车开的很快,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地方,当我进入宾馆的时候,那个宾馆保安看见我有些紧张的神色的时候,他问我:“姑娘,你去哪个房间?”我脸上一红,然后有些尴尬的说了一句:“308房间!”当我说完了之后,那个保安顿时变得异常热情了起来,然后对微笑着说:“你好,小姐,这边请!”说着还主动帮我带到了电梯门口那里去了。

  我自己一个人坐着电梯来到了三楼之后,找到房间,门没关,里面有个人穿着浴袍在看电视,好像刚洗完澡,头发还是湿的,我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人就是陈寿!陈寿听到动静后,见到来人是我,脸上露出笑容,热情的说:“楚楚,你来了,快来坐。

  ”说完,还拍了拍他身下铺着白色床单的软床。

  我深吸口气,走了进去,没有把门关死,距离床两步远的位置站定,愤怒的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把照片给我销毁!(豁达大度)”陈寿笑眯眯的说:“楚楚啊,咋这么大火气,有事好商量嘛,只要你肯给我,我不但把照片毁了,我还再给你一笔钱,怎么样?”“你要我给你什么?”我警惕的问道。

  陈寿一副明知故问的表情的说道:“当然用你的奶水给我治病咯”说完,还摊了摊手表示无辜。

  闻言我愣了一下,难道他并不是想对我做那种事?我半信半疑,紧紧盯着他,继续问:“那你拍我照片干什么?”“不是给你说了吗,我拍了欣赏的,你要是不高兴,我现在就删了。

  ”说着,他就亮出手机,当着我的面把里面的相册全部删除。

  见状,我彻底放松下来,发现事情并不是我想的那样子,既尴尬又羞涩,瞄了几眼房间里的环境,声若蚊音:“那……那也没有必要来宾馆开房啊。

  ”“这里不是安全嘛,没人来打扰我们。

  ”陈寿笑眯眯指了指桌子上半叠钞票:“老师可没有食言,答应你的五千块一分不少,你现在就能拿走。

  ”我脸像火烧一样,最终还是迈步过去,把钱收进包里,心里不停暗示自己,这是公平交易,没什么不好拿的。

  见我收了钱,陈寿笑的更开心了,搓了搓手说:“楚楚,那个,你那的存量还多吗?可以开始了吗?”我身体一僵,但钱都收了,也没理由拒绝,立即说话都开始变得颤抖了起来,说:“恩…还…还有!”陈寿看见我紧张的表情之后,主动的走了过来,当他开始靠近了我的身体的时候,我的心里不免跳动的更加的厉害了起来,下意识的就想往后退,可是我发现双脚好像灌了铅一样,根本无法动弹。

  陈寿走到了我的身旁之后,突然将他的脑袋扭到了我的耳边,轻轻的在我的耳边说着:“楚楚,让我吃一下吧,我看见你的存货挺多的哈!”闻言,我的双颊顿时红到了脖子根那里去了,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很紧张心跳动的很厉害的站在原地。

  而这个时候,陈寿的一只手就伸了过来。

  起初的时候,陈寿的手只是轻轻的我的饱满上面抚摸着,但是他抚摸了一会之后,他的欲望似乎也被激发了出来,加大了手上的力气。

  “嗯~啊~”他这样的行为,让我很快就有了反应,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鼻间忍不住发出轻哼。

  见到我反应这么大,陈寿表现的更加亢奋了,他鼻孔里喷出一阵阵热气打在我的脖颈上,我分明能够听见我们两个人十分急促的呼吸声,渐渐地,陈寿忍不住将两只手都伸了出来…“楚楚,我揉的你舒服吗?”“舒服~”话刚一说出口,我立刻意识到了,暗骂自己不要脸,怎么能对老公之外的人说出如此羞耻的话来。

  我努力保持清醒,强行压抑着自己的声音,结果却惹来了陈寿更加凶猛的攻势,他直接往下扒了扒我的里衣,把头凑了过来… “嘤~”  “啊……”  在他含住了我那里之后,我浑身就像过电一般颤抖了几下,不受控制的就再次申吟出声。

    听到我的申吟,陈寿得意的笑了笑,发出几个含糊不清的音节,便埋头在我胸前,大口大口的用嘴巴允吸了起来。

  每当他用力一吸,我的那些奶汁便瞬间直接进入到了他的嘴巴里面去了,他咽完之后就更加卖力吸起来。

    这样允吸了大概五六分钟,大概感觉这个方式有些累了,而我这样站立着也有些站不稳的感觉。

    于是陈寿就这样扶着我的身体往旁边的床上转移,让我直接躺在床上,而他则跨坐在我的小腹上面,继续允吸起了我的奶汁。

    这一次,他像个小孩子一样允吸的很欢快,吃的很用力,好像要将每一滴奶汁给吸干似的,他吸的是那么的津津有味,不停的在那里“吧唧吧唧”的响声。

    他允吸的力度很大,牙齿还时不时磨蹭我那顶峰的一点,有时候似乎还有些疼痛感觉,这种痛并快乐的体验,使我情不自禁的有了生理反应,从胸部开始,浑身都酥酥麻麻的,而双腿中间那里也能感觉到一丝丝的湿滑。

    与此同时,陈寿的另外一只手,则情不自禁的在我光滑的大长腿上面开始抚摸了起来,一开始只是在大腿上面游走,渐渐地,竟然朝着我的大腿根部那里抚摸了开去。

    我身体本能反应的紧紧夹住了双腿,不让他那作怪的手继续前进,虽然我现在已经有些意乱情迷,但潜意识里,那个女人最神秘最贞洁的部位,只有老公才可以去探索开发,别人不行。

    而我越是这样拒绝,陈寿似乎越是兴奋,一只手在我夹紧的双腿上到处游走,寻找机会,而且加大力气,似乎想要掰开我的双腿,直接摸我那里。

  而他一只手则不停揉捏我的高耸,给予我持续不断的快感。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抵挡这种侵犯多久,只察觉到大腿那里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顶着了。

    我忍不住偷偷的看了一眼,发现此时陈寿的裆部那里,早已经支撑起了一只巨大的斗篷出来,他的那个挺拔的家伙直接顶住了我大腿,摇头晃脑的开始接触。

    这种似乎是调情,又似乎是侵犯的态势持续了十几分钟,我的体温逐渐升高,浑身燥热,体内有一种别样的空虚感。

    陈寿好像也忍的很难受,没过多久,他的手竟然直接伸到了我的裤带那里了,想要去脱我的裤子。

    我虽然已经有些情动,但当他真的开始脱我裤子,要真枪实干了,瞬间就被吓得清醒过来,搂住他的胳膊,哀求的说。

    “陈老师,不要啊,不要……”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4248.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5888.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6413.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2362.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4789.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1911.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1043.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43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