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女 上 男 下 做愛,新手必看

唐青青和林清雪不由呆住,她们心中生出不忍来。

  霍雷则是心有余悸,同时好奇的问道:“这个陈扬是什么人?”他不能不奇怪,这个陈扬的身手恐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雅黛公司里。

  唐青青说道:“我们也不太清楚他的来历,他之前在我们公司做保安。

  后来独眼来找我们麻烦,是他出手解围。

  所以我们就让他做我们的司机和保镖。

  ”“这个人一定有问题。

  ”霍雷马上说道。

  霍雷虽然刚刚被陈扬救了,但是他心里对陈扬的感觉并不好。

  只因为,他本以为陈扬是个不入流的保安。

  但这个保安却有被罗忍正视的资格。

  霍雷可是记得罗忍看他的那种淡漠目光的。

  而且,霍雷之所以觉得陈扬有问题,并不是因为单纯的讨厌陈扬。

  以陈扬的身手,却甘于平凡来做一个保安。

  这太诡异了。

  林清雪与唐青青心儿一颤,两人相视一眼,说不出话来。

  “我们进去说话吧。

  ”林清雪随后说道。

  霍雷点点头。

  那些保安们伤势并不重,早已经起身待在一旁。

  林清雪又对他们说道:“你们今天辛苦了,待会每人分别去财务领五百块钱的奖金。

  ”五百块对于保安们来说还是很不错的。

  因此一个个立刻眉开眼笑起来。

  总裁办公室里。

  林清雪与唐青青心里都很不舒服。

  这种不舒服是来自于陈扬,他们不愿意相信陈扬是间谍之类的。

  因为她们和陈扬相处时很是舒服,惬意。

  也是真的在信任陈扬。

  “为什么雷哥你肯定陈扬有问题?”林清雪不由问道。

  霍雷深吸一口气,他看向林清雪,沉声说道:“清雪,你和青青还是太单纯了。

  以我的身手,我给一些富豪做保镖,一个月是一百万的价格起步。

  而陈扬这样的身手,是没有价格能够估量的。

  但他这样一个人却来给你做保安,拿着几千块的工资,这不是明摆着的有问题吗?”林清雪与唐青青无话可说了。

  之后,林清雪让唐青青带霍雷去休息。

  她则将老夏叫到了总裁办公室里。

  老夏显得有些拘谨,坐了半个屁股在沙发上。

  林清雪看向老夏,说道:“夏队长,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老夏恭敬的说道:“总裁,您问吧,只要是我老夏知道的,一定都告诉您。

  ”林清雪说道:“你觉得陈扬是个什么样的人?”老夏微微一怔,随后脱口而出的说道:“他是个混球。

  ”林清雪不由愣住,她本以为老夏会说陈扬是个好人。

  因为陈扬如果是间谍,一定会善于伪装自己,跟大家打好关系。

  “哦,怎么混球法?”林清雪再度问道。

  老夏却是有些不好意思,自知失言了。

  他正色说道:“总裁,我只是说我心里的感觉,如果我说错了,您别介意。

  ”林清雪微微一笑,说道:“当然不会介意。

  ”老夏说道:“陈扬是个特别洒脱的人。

  他好像对一切东西都不太在乎,包括钱财。

  ”林清雪说道:“你觉得他可能会是商业间谍吗?”老夏沉吟半晌,说道:“我觉得不是。

  ”林清雪说道:“那他这样的身手,为什么要委屈自己来做个普通的保安呢?”老夏说道:“也许并没有为什么,只是因为他喜欢,他是个爱好无拘无束的人。

  ”林清雪始终还是想不通,最后便说道:“谢谢你,夏队长。

  你回去吧。

  ”“好的,总裁!”老夏站了起来。

  老夏走了之后,林清雪陷入了沉思。

  她给唐青青打电话。

  “青青,说心里话,你真觉得陈扬会是商业间谍吗?”林清雪沉声问。

  唐青青沉默下去,好半晌后才说道:“我觉得不是。

  但是他的确有很多可疑的地方。

  ”林清雪微微叹息一口气,随后挂了电话。

  她站了起来,决定去找陈扬。

  苏晴刚刚下班,她走出了手机专营店。

  一出门便看见了陈扬。

  陈扬咧嘴一笑,爽朗的喊道:“晴姐。

  ”苏晴也是微微一笑,她似乎有些习惯陈扬的存在了。

  走下台阶和陈扬汇合,随后她左右看了一眼,却是没有看到那辆宝马车。

  苏晴马上想到了什么,不由失色道:“是不是因为你公车私用被你们老板知道了?”她的脸上充满了歉意。

  陈扬知道这时候如果自己(名人哲理故事)说是的,一定会让苏晴愧疚,从而让两人更近一步。

  但他却是不忍心,只是说道:“晴姐,你别多想了,跟你没关系的。

  ”“那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苏晴问道。

  陈扬沉默下去。

  他好半晌后抬头苦笑,说道:“我的老板认为我是商业间谍。

  ”“为什么?”苏晴微微一惊。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咱们边走边说吧。

  ”苏晴点点头。

  两人朝前方走了过去,街道上车水马龙。

  夕阳的余晖如万丈金光倾洒在两人的身上。

  这样的一副画面是那样的唯美而永恒。

  这时候,陈扬才说道:“我是在雅黛公司上班,雅黛公司你知道吧,晴姐?”苏晴说道:“我知道。

  当初还想去那儿应聘来着,不过她们对非专业的人才开的薪资不高。

  怎么了?”陈扬说道:“我在雅黛公司做保安。

  这两天,有人找雅黛公司的麻烦,我帮老板解决了麻烦。

  不过,老板觉得像我这样的人来做保安,明显是有问题。

  ”“那你到底有问题吗?”苏晴问道。

  陈扬说道:“没有。

  ”苏晴说道:“其实我也有些奇怪,我看得出你好像身手很不错,车也开的好。

  你这样的人去做一个保安的确不太符合常理。

  ”陈扬微微苦笑,说道:“这是我喜欢的生活,没有别的解释。

  ”苏晴嫣然一笑,说道:“不管怎样,我相信你呀。

  ”陈扬心头一暖。

  苏晴宽慰着说道:“别不开心了,你们老板不相信你,不要你是他的损失。

  走吧,我请你去喝冰啤酒。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还是要买酒回家里吗?我好怕晴姐你非礼我。

  ”苏晴脸蛋顿时一红,她却是不太能开得起玩笑的。

  陈扬见状也就不敢多说什么了。

  不过,苏晴还是真想喝酒。

  对于陈扬的人品她是很信任的。

  这也是基于上一次陈扬的表现。

  如果苏晴早知道陈扬一直偷窥她洗澡,她肯定就不会这么想了。

  便在这时,陈扬的手机响了。

  他拿出来一看,是林清雪打过来的。

  陈扬接通。

  那边林清雪说道:“我们见见面吧。

  ”陈扬淡淡说道:“我现在有些忙,没时间。

  ”林清雪不由语塞,这家伙真是太拽了。

  “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

  ”林清雪说道:“其中也许是有什么误会。

  ”陈扬倒没那么小气,所以也不愿意跟林清雪生气。

  虽然被她们误会,这的确让陈扬有些心灰意冷。

  但是转念,陈扬想到了死去的林南。

  暗道:“林南就这么一个妹妹,清雪还是个小姑娘。

  自己何必跟她一般见识?”想到这,陈扬缓和了语气,说道:“清雪,我与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所以,我其实是做不了你们的主的。

  如果到时候,我一旦输了,你们可以不承认。

  因为你们根本没有答应过。

  另外,你放心吧,我也绝不会输。

  所以,到底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现在没什么好谈的。

  三天之后,自有分晓,你说呢?”林清雪娇躯一震,她猛然醒悟过来。

  她知道自己错的太离谱了,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她可以想见,自己和青青到底是有多伤陈扬的心。

  他一心一意的保护自己和青青,可自己却和青青怀疑他的动机。

  “对不起!”林清雪眼眶一红,她努力镇定情绪,说道。

  陈扬听出她的伤心语调来,心头一软,当下爽朗一笑,说道:“傻丫头,我当你是妹子,没什么对不起的。

  ”“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帮我们?”林清雪始终奇怪。

  陈扬沉默下去。

  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用过去那套来敷衍林清雪,可是他又不想告诉林清雪,林南已经死了。

  “也许是缘分吧。

  ”陈扬最后说道。

  “我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

  来你这里也是个机缘,既然认识了,我不可能看着你们有难而袖手旁观。

  ”“真的就是这样?”林清雪说道:“可是,你这样的人,怎么会甘心做一个保安?”陈扬不由感到头疼,他半晌后说道:“做保安也没什么不好,这是我喜欢的生活。

  你只要知道一点就好,我绝不会害你。

  ”林清雪说不出话来。

  她也不可能就此完全相信陈扬,彼此之间的信任是需要时间来证明的。

  随后,两人结束了通话。

  苏晴一直在旁边听着。

  “刚才打电话的是你的老板?”陈扬点点头。

  “原来你的老板是个女孩子。

  ”苏晴由衷的说道:“你的老板真了不起。

  ”苏晴是感伤自身,觉得自己一事无成。

  陈扬见状,微微一笑,说道:“晴姐,你也是独一无二的。

  ”苏晴眉头一舒,浅笑说道:“你真会安慰人。

  ”陈扬呵呵一笑。

  苏晴又想起什么,关切的道:“我刚才听你说什么三天之后输了赢了的,到底是怎么回事?”陈扬不想苏晴担心,就随口说道:“小事一桩,我可以解决的。

  ”苏晴见陈扬如此说,也就不再多问。

  买好烧烤和啤酒,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

  夜幕刚刚降临。

  还是在苏晴的房间里。

  不过今天苏晴的房间里收拾的很整齐。

  两人在桌前坐下,互相碰杯。

  这大夏天的,吹着电风扇,喝着冰啤酒,吃着烧烤倒也很是惬意。

  苏晴举止优雅动人,吃起烧烤的时候,那小嘴格外的勾人,让人忍不住想要去亲一口。

  陈扬闻着苏晴身上的香味儿,只觉心旷神怡。

  很快,几听啤酒下肚。

  苏晴的脸蛋一片酡红,她的酒量并不太好。

  所以这时候有些晕晕乎乎,胆子也大了很多。

  她忽然说道:“陈扬,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陈扬呆了一呆。

  他倒是想说自己喜欢她。

  可他更知道苏晴其实很敏感,他怕自己说出来,苏晴会离开这个出租房。

  说来惭愧,陈扬觉得自己最怕的是晚上不能再看见苏晴洗澡。

  那是他一天中最快乐最期盼的事情啊!“怎么不说话啦?”苏晴巴巴的问,她嘴角带着一丝俏皮的味道。

  这样的苏晴,娇憨而可爱,一点都不像是一个五岁孩子的母亲。

  陈扬便说道:“因为晴姐你很漂亮,你的气质很好,让人想要亲近。

  晴姐你是美好的事物,所以我会忍不住对你好。

  这就像是人看见漂亮的花,会忍不住的去爱护。

  ”不得不说,陈扬还是很懂女人心的。

  女人最喜欢什么?千古不变的就是喜欢被夸漂亮。

  苏晴听了果然喜滋滋的,但嘴上还是说:“我漂亮什么,我都是人老珠黄了。

  ”陈扬马上夸张的说道:“如果晴姐你都不漂亮,那天下还有漂亮的女孩子吗?”“哈哈!”苏晴大笑,说道:“你个小家伙,油嘴滑舌的。

  ”陈扬马上老实的说道:“晴姐,我是绝对的有一说一,实话实说啊!”苏晴开怀大笑,笑的泪花都出来了。

  她是真的开心,她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来,干杯!”苏晴举杯说道。

  陈扬也立刻举杯。

  喝着喝着,最后苏晴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陈扬看着躺在床上的苏晴,她的黑色套裙微微岔开,能看见雪白的大腿,还有里面内.裤的颜色。

  这真是香艳到了极点。

  陈扬的欲望又疯狂的涌了上来。

  他真想不顾一切的去脱掉苏晴的裙子,从后面来进入苏晴的身体里面。

  那该是最极致的享受。

  可是,陈扬还是狠狠的压抑住了这种欲望。

  就像苏晴是花,自己一旦这么做,等于是摧残了这花。

  将来便再没机会欣赏这花的美好。

  他觉得自己不能辜负苏晴的信任。

  所以,陈扬狠狠的喝了两口冰啤酒,压下肚子里的火之后,这才帮苏晴洗脸洗脚,最后关灯,默默的离开了苏晴的房间。

  帝豪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

  罗忍盘膝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一片幽暗,并没有开灯。

  那落地窗的缝隙处,外面的华灯余晖照了进来。

  罗忍的呼吸和整个客厅融为了一体,外人很难发现里面有人的气息存在。

  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

  罗忍淡淡的说道:“进来。

  ”门便被推开,那独眼和齐娇娇一起进来。

  齐娇娇手上托了食盒,食盒里全是美味可口的素菜。

  独眼一进来便殷勤的喊道:“师兄。

  ”齐娇娇也说道:“罗大哥,我们给你准备了素斋,您快来用餐吧。

  ”罗忍也不答话,只是落下了双腿,改为坐在沙发上。

  “通知得怎么样了?”罗忍问独眼。

  独眼不敢怠慢,说道:“回师兄的话,朱洪智,薛连虎,刘正义三位大师都答应前来做公证了。

  至于鹰王,还有小武王,他们都说抽不开身,所以不能前来。

  ”

“真的是你。

  ”白薇脸色有些复杂,莫名苦笑了一声,说:“当时我吓坏了,没看清你长什么样子,事后也因为某些缘故,所以没能当面感谢你,所以……你特地来找我?”“找你?”我失声冷笑,“你想多了,我只是来这上班而已,没想到老天有眼,竟然让我碰上你。

  ”白薇似乎松了一口气:“既然是巧合,那……我应该认真地向你说声谢谢,感谢你当初救了我。

  ”“呵呵,你觉得一句感谢就够了?”白薇从办公椅上起身,从价值不菲的名牌包里取出一张银行卡,递到我跟前:“这张卡里有一百万,算是我给你的补偿。

  ”“补偿?”我感觉一股热血直冲脑门。

  白薇以为我嫌少了,脸色变得冷淡起来,又拿出一张银行卡,“这张卡里有四百万,一共五百万,感谢你那天救我。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别跟老子提钱,有钱了不起吗,老子白坐了三年牢,你特么拿怎么补!”“你别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害你坐牢了?”白薇显得很愤怒,同时又被我的话吓到。

  “呵呵,白总您当然不记得。

  ”我怒极反笑:“在我把那死胖子打伤以后,您死活不肯出面给我作证,害我坐了三年牢!”白薇神色一滞,嘴里喃喃着,“不可能,我还让家里人去找你,他们说你拿钱就走了……”白薇的话彻底燃爆了我的怒火,“钱钱钱,你特么是从钱缝里生出来的吗?”我用力扯开衬衫,露出了在监狱里练就的一身肌肉。

  “你要干什么?”白薇一惊,不由自主地往后退。

  我缓缓走近她,指着胸口那几块醒目的伤疤,一字一顿地说:“看到了吗,这些伤疤是我刚进号子的时候,里面的牢头用烟头在我身上烫出来的!”白薇怔怔看着我胸口,以及上身数十道狰狞的疤痕,脸上流露出动容之色。

  紧接着,白薇走到一边,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在跟她的家人求证我坐牢的事,不一会儿竟然争吵起来,措辞激烈,显得很愤怒。

  挂了电话,白薇犹豫了一会儿,最终抬起头,咬着嘴唇说:“对不起,当时我家人骗我说你没事,没想到害你坐牢……”说着,她竟然向我弯下那条纤细的腰肢,语气诚恳道:“对你这三年造成的一切损失,还有身体……精神上的损害,我都愿意补偿!”“补偿,怎么补?”我冷笑不已。

  这一次白薇没有直接说钱,“你可以提,只要我能办到的,都可以。

  ”我没有说话,而是冷笑着靠近她,两手抵在墙上把她夹在中间,近在咫尺看着她那张漂亮得有些过分的脸蛋。

  “你,你想干嘛,你不要乱来……”白薇紧张地小口喘气,呵出女人独有的芬芳幽香的气息扑在我脸上。

  不得不说,白薇是我见过所有女人里,长得最漂亮,身材又火爆的。

  这一刻,我突然有了某种报复冲动,想要在她这副近乎完美的身体上疯狂发泄,在她痛苦愤恨的迷离目光中,释放我积郁三年的憋屈。

  “你是说只要你能办到的,都可以吗?”我冷笑着。

  白薇一愣,下意识点点头。

  “那好,你自己趴墙上半小时,这事儿就算结了!”“你要做什么?”白薇一愣,俏脸突然发红。

  “白总您这是明知故问么。

  ”我呵呵一笑:“当然是跟您进行某种神圣而古老的运动,相信我,你会爱上这种运动的。

  ”白薇的脸色一阵红白交替,眼神犀利得几乎能杀人,带着我很讨厌的鄙夷和冷漠。

  “痴心妄想!”我笑了笑,“不(美女半夜情欲高涨,夹逼自慰)是白总您自己说的都可以吗,我不要钱,就只能委屈您趴半小时白墙了。

  ”白薇冷哼了声,我突然将膝盖顶进她的腿间,吓得白薇身体一颤,张嘴就要喊救命。

  就在这一瞬间,我低头吻住白薇的唇,在对方近乎杀人的目光下,贪婪地攫取这女人的甜美和芬芳。

  吻罢我松开抵在墙上的手,退了几步,扣上衬衫,看着仿佛劫后余生,胸口仍剧烈起伏的白薇。

  “既然白总您不舍得趴白墙,我总能先收个利息,亲个嘴吧。

  ”“你……”白薇愤怒,俏脸红得跟染布一样。

  “滚出去!”她忽然一指门口,用冰冷且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你被解雇了,你这种流氓不配进我们公司。

  ”我淡淡一笑,“白总,我跟您的帐还没算完呢,您现在无权解雇我。

  ”临走前,我还嗤笑她,“白总您的吻技真不咋的,亲得我嘴都疼!”身后传来白薇的怒吼声,我拉开办公室门大步走了出去。

  我走到楼梯间,拿出香烟点燃,一边抽,一边思考后面怎么办。

  白薇算是被我得罪死了,可我不在乎,这女人为了自己的脸面,害我白坐三年牢,我没正面强了她已经仁至义尽了。

  可以预想到,白薇后面肯定会换着法儿地刁难我,在烟雾缭绕里,我忽然想到,如果现在向她狮子大开口拿钱走人,我或许可以开始新的生活。

  可在监狱里的三年狗屎生活,让我不想轻易放过这个女人。

  我摇头自嘲着,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变成了曾经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手机屏幕忽然亮起,来了条新信息,没想到是前女友发来的:秦川,我给你银行卡存了五万,你拿着好好照顾自己,我要结婚了。

  手机从掌心滑落,我捂着脸把头埋进膝盖里……良久,我骂了一句草泥马的爱情,起身朝白薇的办公室大步走去。

  我决心不走了,就留在这里天天恶心这女人!我来到白薇的办公室门口,稍微平息了心情敲门,听到里面传来“请进”的声音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白薇坐在沙发上正在休息,看到进门的是我,那张漂亮的脸蛋瞬间冷了下来:“你还进来干什么?”我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淡淡地说:“白总,我是来向你报到的,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助理了。

  ”白薇皱起眉头:“我不是说了吗,你被解雇了。

  ”“抱歉,我刚签了劳务合同,在没有严重违反纪律,没有损害公司利益的情况下,你不能随意解雇我。

  ”“我会让人事部单方面解除你的合同,并按规定给你一定经济补偿,你走吧。

  ”“如果白总非要做那么绝的话,也行,我会去找董事会,或者找几个记者,告诉他们,你三年前害我坐牢,如今又无故解雇我。

  ”“你……”白薇愤怒地从沙发上站起来。

  我依然很平静:“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白薇没说话,只冷冷盯着我。

  良久,她终于缓缓开口:“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只是想好好地工作挣钱。

  ”我平静地说道。

  “我可以给你钱,足够弥补你这三年的损失,但你要离开。

  ”白薇的语气也变得很平静。

  这次我没有气愤,反而顺着她的话笑道,“行啊,白总要是给我一百个亿,我保证立刻消失!”“一百个亿,你也未免太高看你自己了!”白薇讥讽地看着我。

  “怎么,白总您连一百个亿都不值吗?”我反唇相讥,“我敢说,要是您竞拍自己的初夜,肯定有人舍得掏钱。

  ”“你到底想怎么样?”白薇成功被我激怒,连呼吸声都变得粗重了。

  “要不,您还是陪我睡一晚好了。

  ”“你做梦!”白薇脸色铁青。

  “那就没得谈了,我先出去工作了。

  ”我淡淡笑了笑,然后转身往外走,一边接着说:“白总,我只想好好工作而已,别老想着赶我走,光脚不怕穿鞋的,我不介意跟你彻底撕破脸皮杠到底。

  ”说完,我拉开门走了出去。

  白薇的办公室外面有个助理办公台,原来的助理应该还不知道白薇要解雇我,正整理东西等着和我交接,然后就可以升迁去别的岗位了。

  我客气地和她打了招呼,开始交接,主要是些营销资料和白薇的工作行程安排。

  没多久,交接完了,原助理去跟白薇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白薇没留她,也没有找我。

  没过多久,一个人事主管找我去了一趟,劝我辞职。

  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人事主管苦劝几次无果之后,脸色变得很不好看,一言不发地盯着我看了很久,最终不耐烦地挥手让我离开,并没有直接单方面解除合同。

  显然,白薇不敢做的太绝。

  

她本来就被振动棒弄得难受,又被一群工人乱摸,本来还能勉强压下去,可现在她被自己老公chā(姐弟乱性)了那么一会儿人,别提多么难受了。

  下面十分空虚的刘雪,坐在椅子上止不住的来回晃动féitún,想要通过和座位的摩擦来止yǎng,却杯水车薪。

  就在她难过的时候,手机又来了一跳消息,这次还是那个变态发的。

  “到7楼来一趟。

  ”看着消息,刘雪陷入了迟疑。

  7楼最近正在装修,而且恰好这两天正在采购材料,所以装修工人们都在休息,那里轻易没人会过去。

  那个变态要她过去,该不会是忍不住要对她做些什么了吧?若是之前,刘雪都已经决定要辞职了,肯定不会过去。

  可此时的她yǎng的不行,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而且低着头急匆匆离开了仓库。

  那些工人们都不在,刘雪趁机快速的跑走,坐着电梯来到了7楼。

  正在装修的七楼果然没人,刘雪来的时候,还是有些紧张的,虽然她看到过那个人的脸了,但不太清楚对方究竟是什么xìng格的人。

  从他的好几条信息指挥来看,应该是那种比较变态一些的,万一一会儿他特别粗暴怎么办?听说会有变态喜欢SM。

  刘雪忽然后悔了,她不想被折磨,所以已经走到7楼入口的她,忽然转身就要走。

  谁想一转身,却见到一个胖子猥琐的走过来:“小sāo货,你来这里找我的吧?”“王……王主管,你怎么在这里……”刘雪很是慌乱,她大概明白那个变态的意思了,应该是知道王胖子在这里,所以才叫她过来的。

  王胖子扫视了一眼慌乱的刘雪,略微不满:“怎么穿成这样了,我记得你早晨穿的很风sāo啊。

  ”说这话,王胖子还不断的靠近。

  刘雪很是紧张,慌忙后退,被bī得躲进了7楼正在装修的办公室里。

  见到这里没人,王胖子更加放肆,直接把自己的腰带解开,甚至直接把裤子脱下来,省的一会儿办事儿的时候还要脱裤子。

  等看到他把内裤脱下来,露出那根黑黑的粗棒子,刘雪很是紧张,但看着这胖子的那东西,对比了一下自己老公的小细蛇,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刘雪心里隐隐有些渴望,她想到了那个变态叫自己过来,说不定就是知道王胖子在这,说不定他是个xìng无能,想要看着自己别别人干?心中饥渴的刘雪,不断的给自己找借口,让自己的心理防线越来越薄弱,后退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正巧,地上有一根圆木,刘雪不小心踩了上去,直接就被绊倒了,一pì+gǔ坐在地上。

  王胖子见状,顿时嘿笑一声,直接扑上来,然后压住了刘雪:“sāo货,说到底还是欠干,昨天没让你过瘾,今天一定让你爽上天!”一边说着,王胖子手忙脚乱的扒下了刘雪的裤子,看着她雪白的美腿和féitún,王胖子赢得更加厉害了。

  刘雪也已经认命,她知道今天肯定又要被这个死胖子侮辱了,所以痛苦的闭上眼睛。

  可就在她感觉到有个肥猪一样的家伙在自己身上拱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惨叫,吓得她睁开眼睛看去,却发现一个健壮的汉子正站在自己和王胖子身边,手里拿着一根圆木,另一只手则是拿着手机,正对着两人拍摄。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782.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6211.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1633.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964.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7775.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7351.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3708.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58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