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直播 主 走光,新手必看

我有些吃惊,继续往前走近。

  卧室的门没有关紧留着一条缝,里面立马就露出了一幕香艳的场景。

  雪莉浑身赤裸,小嘴微张,脸上也不自觉地泛起了潮红,另一只手摸上了自己的胸口……桌上的电脑中居然在播放小电影!她手上还拿着一个玩具,不停的在自己的身上来回的活动。

  尼玛,好刺激!这和刚才让我滚的样子,判若两人!我立马就有了感觉,仅存的理智琢磨着,雪莉刚才让我滚,是不是传说中的欲拒还迎。

  不过也不管是什么原因,为了拿到钱,现在都是个很好的时机。

  我推了推门往里走进,第一次看见女人这个样子,浑身发烫。

  雪莉已经开始越叫越大声,露出的上身随着她颤抖的频率而抖动,那肥翘的屁股,还有细软的腰肢,她的每一个部位都是那么的完美。

  我呼吸越来越重,恨不得马上就冲进去,满足她。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吓得我立马又退回了远处。

  拿出手机我才发现,原来是雪莉的老公给我发来的短信:“我走之前骗她吃下了催情药,你动作快一点。

  ”我顿时明白了雪莉前后反应的反差。

  不过既然如此,当务之急我就是要搞定她。

  我快步走了上去,雪莉回头看到我,见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身体。

  她耳根都烧红了,手胡乱想要遮住身体,喊叫声变得千回百转:“你进来干什么?还不快点滚出去!”销魂的声音在屋里回荡,我吞咽了一下,望床边走近,“你快别叫了,我们还是开门见山,你也知道我来是干嘛的,就算我走了……你老公也会马上找来第二个人。

  我拿钱办事,你找人办事,我们还是速战速据,大家都爽快。

  ”说完,我脱了裤子,大步到了她的跟前。

  雪莉扫了一眼我的下半身,突然难以抑制的喊了一声,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我微微一愣,没想到刘树成给她下的药还蛮厉害的。

  趁着这个机会,我一把将她抱入拦我的怀中,她原本想要推开我,可是刚才的行为已经让她身上软得不像样子,一丝力气也使不出来。

  “别害怕……雪莉……我会帮你解决的……”碰上女人柔软发烫的躯体,我紧张得话都说不利索了,颤抖着手剥下她身下的衣服。

  而雪莉则是像被那药效洗脑了一样,一接触到我冰凉的皮肤,整个人就像八爪鱼一样的靠了上来。

  我还没来得及仔细的去感受女人香软的身体,就被突然扇了一巴掌。

  “你,为什么又是你,我让你出去!”雪莉涨红了眼睛在我怀里娇嗔,一不小心被我触碰到了皮肤之后又开始猛烈的抖动了起来,一张俏脸已经红得不能再红。

  我看着她的样子好像明白了过来,刚才那玩具还在她的身下,被我这几下摆弄得让她到达了愉悦得顶峰,所以才会那样猛烈的抖动了起来。

  而刚才才到达了顶端,那她身上的药效也自然消失了一半,所以她的反应又强烈了起来,给了我一巴掌。

  即使她刚才才达到了欢愉,没有力气使劲打我,可是她尖利的指甲还是在我的脸上留下了几条长长的爪印,疼得我直呲牙。

  我迅速脱光,只想速战速决。

  谁知,雪莉丝毫不配合地在我的怀里扭动,我想要抱住她,她使劲挣扎。

  一下,她的脑袋狠狠撞在了床沿上。

  她疼得陡然恢复了意识,把被子扯在身上就瞪着我,手直颤,“你!我刚才……”“是你们叫我来的,今天把事情办完,之后就不用见。

  ”我试图跟她讲道理。

  她快速的站起身,来整理好了她的衣服,红着脸振振有词:“我再说一遍,给我出去。

  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再出现在我房间,不然我现在叫报警。

  ”她的话猛然提醒了我,当时我跟林哥过来的时候,大家都是口头协议。

  并没有书面证明,如果她报警,那么我现在的行为是属于要强奸她。

  想到这一层,我他妈不免有些来气。

  让来的是他们,现在要我滚的也是他们。

  可是现在家里正急需用钱,我不想在弄出什么别的幺蛾子。

  我看了她一眼,摔门出了别墅。

  下楼就给刘树成打了电话,刚接通,他就问:“怎么样,成没有?”成尼玛,你难道不知道你老婆是个贞洁烈女?我在心悄悄暗骂,但是表面上还是老老实实说:“没有,雪莉太刚烈了,宁可自己解决也不要我碰,刚威胁我要报警。

  ”“什么?你他妈一个女人都搞不定吗?”刘树成气急败坏的在电话那端骂我,刚说完,他又调整了一下情绪,“下周,下周你再过来,一定要办成。

  ”第二周我按照约定又到了别墅,不过我这次学贼了,一来就要要求刘树成签合同。

  把事情一五一十写出来,双方签个字,没想到他别有多的废话,二话不说就跟我签了合同。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总有点忐忑,老是觉得我这事情没那么简单,于是也偷偷的跟了上去,结果一上去就听见雪莉的声音。

  不是说刘树成不是那方面不行吗,那为什么雪莉叫得比之前更加让人遐想联翩了?莫非他还硬得起来,只是射出来得东西质量不好,不足以让女人怀孕?我不停的胡思乱想着,几步就到了楼上,一上去我就发现他居然没有关门!也不知道刘树成究竟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不过这样也好,更加方便我偷窥。

  我摒住了呼吸,慢慢的移动到了门前,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然后伸出头往里面看去,果然雪莉正被男人死死的压在床上,只是……只是让她得到快乐的并不是男人的雄风,而是一个玩具。

  此时刘树成正拿着它装作自己的东西,压在了雪莉的身上,不断的吻着她美妙的身体。

  我虽然看不见她的脸,可是光听她的声音就知道,她现在一定比刚才更加投入。

  刘树成的手不停的动着,然后说道:“雪莉,你明明知道我爸没几天了,如果不快点生个孩子出来,那家里的遗产我可一分钱都拿不到了。

  ”听完男人的话,我心头一惊,怪不得他们这么着急的想找个男人让雪莉怀孕,原来是为了争夺遗产!雪莉没有说话,只是不停的喊着。

  刘树成有些恼了,伸出后捏了几把她的酥胸,提高了音量:“你之前明明答应得好好的,怎么现在就反悔了呢!”“我……不想被别的男人碰。

  ”雪莉的声音很小,全然不像对我时的强硬。

  刘树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感动,他放低了声音轻轻的哄了哄女人:“没事,你之前不是也想试试真的是什么感觉吗,放心,我查过那小子了,他干净得很。

  ”虽然自己被当成一种工具被里面的人谈论,可是我却莫名的有些激动,特别是当我看着雪莉的臀部不停在我面前晃动的时候。

  我已经看出来了,其实雪莉的渴望十分强烈,这也难怪,她本身就已经到了三十如狼似虎的年纪,再加上老公不行,也多亏了她能帮刘树成守身如玉。

  “恩……老公,再快点……”看着看着,眼前的女人又开始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刘树成抓紧了时机,故意快速的动了几下玩具,之后又慢慢缓下了自己的动作:“你先得答应我,我才满足你。

  ”“你好坏……人家不想嘛……”雪莉咬着牙坚持。

  “不要?”刘树成明显已经十分了解雪莉的身体,握着玩具的手开始有规律的玩弄起来,一下子就把雪莉弄得不行了。

  女人喘着粗气,连声音中都带着颤抖:“我答应,我答应你就是了……”刘树成见她答应之后才开始用力,然后有规律的在里面动了几下,没过多久,雪莉就像抽筋了一样,弓起了她娇小的身子,死死的抓住了她老公的手臂,也不怕我被我听见的尖叫了出来。

  “咚咚”“咚咚”除了心跳的声音,我什么也听不见了,我整个人靠在门口都看呆了,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

  我勉强克制住了自己心中的邪火,趁着雪莉累得躺在了床上的时候,赶紧退到了一楼。

  又过了很久,我的火已经开始慢慢灭去,这时候雪莉和刘树成才相拥着走了下来,我抬头看了一眼雪莉,发现刚才欢愉后的潮红还在她的脸上没有褪去。

  不,不对,我又仔细看了看,发现这抹红并不是欢愉后的潮红,而是女人的娇羞。

  我明白了过来,雪莉已经完全妥协了,我马上就可以拥有她了!虽然刚才在二楼雪莉也达到了顶峰,并且十分的舒爽,可是我还是从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寂寞。

  毕竟那东西做得再仿真,也没有办法跟男人真正的东西媲美,更不可能拥有那样真实的触感。

  等我彻底明白了雪莉心中的想法时,我已经完全忍不住自己心里的激动了,等到两人彻底站定在了我的面前时,刘树成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恩……小吴啊,你先给你嫂子做个自我介绍吧。

  ”“啥?”我整个人都懵了。

  “让你说就说。

  ”刘树成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

  没办法我只能听他的话,谁叫事后给钱的人是他呢:“我叫王峰,目前在S大读大四,今年二十一岁……恩,身高182,体重160,没有女朋友……这样可以吗?”“没交过女朋友?”刘树成有些怀疑。

  我的脸突然一下红了起来:“因为我家境不好,我妈身体也不好……所以空余的时间我大多都在兼职,没有时间去交女朋友……”我话一说话,刘海成就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儿童智力故事),转过去问雪莉:“我就说这小子单纯吧,你觉得怎么样,连个女朋友都没交过,不会出事的。

  ”雪莉有些勉强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和他做也行,明天先去医院做个检查吧。

  ”“还要检查?”我有些迷茫。

  雪莉立刻回道:“不然呢,万一你有什么问题,我不是……亏大了吗。

  ”我知道雪莉虽然口头上答应了刘海成,但是心里还是没有做好准备,不过对于身体检查这些事情我还是很有自信的,毕竟我挺爱运动,又没有交过女朋友,不可能会出现什么问题。

  紧接着刘海成就拿出了几份合同,一看上面的内容我就乐了,大概就是说为了顺利怀上孩子,不管我做出什么事情雪莉都要尽力的配合我,且不追究我的责任,事成之后还会给我五十万报酬。

  雪莉十分不乐意的签完字之后,刘海成又开口了:“今晚就让雪莉跟你睡吧。

  ”“什么?”雪莉一下就炸了起来,大声道。

  刘海成倒是十分淡定的解释:“为了怕你们以后不习惯,所以先提前适应适应,再说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看小吴这体格,身体怎么可能出现问题。

  ”

但就在这时,我感觉一股电流便从尾椎骨直升大脑皮层,浑身舒爽松弛,闸门一个没忍住,直接……我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在最紧要的关头,会错失这么大好的一个机会。

  我特别不甘心,还想再来,哪知道赵晓曼被我弄在身上后,打了个激灵,从那种情迷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她没有给我机会,迅速的直起身子和我拉开几步的距离,一言不发的重新把裤子穿好,然后打开卫生间的门示意我离开。

  我站在原地没动,还想试试看有没有可能继续下去,可在跟她对峙了半分钟后,在赵晓曼愈发冷漠的眼神中败退,在她面前,我一想起刚才秒射的表现,就感觉惭愧尴尬,暗恨自己不争气。

  几乎是以一种灰头土脸的狼狈状态从卫生间出来,听到门被反锁的声音,我知道今天彻底没戏了,在小心避过白姨的卧室后,灰溜溜的回了自己房间。

  躺在床上,我越想越觉得郁闷,倒不是觉得冒犯了赵晓曼,像她这种女人,估计她都没把自己贞操当回事。

  我恼火的是自己关键时刻掉链子,失去一个摆脱处男之身的机会,而且还是在赵晓曼这种极品尤物身上。

  我一个劲儿的感慨,带着满满的怨念,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天色早已大亮,洗漱一番后,出来看到白姨。

  她今天穿着一件粉色及膝连衣裙,下面是白丝袜,看上去就像双十年华的小姑娘,特别青春活力。

  听见响动后,白姨扭头看向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小松,醒了?正好我出门买点东西,你陪我一起去。

  ”我赶忙答应一声,心虚的看了一眼白姨的卧室,也不知道赵晓曼在屋里睡觉还是走了?我不担心赵晓曼会把昨晚的事说出来,就是怕跟她碰面后有什么不自然,被白姨察觉出来那就不好了。

  等白姨换了高跟鞋,收拾一番后,我俩开始出门,到了公交站牌,正值上班的高峰期,人特别多,摩肩擦踵的。

  我和白姨刚上了车,就被人群紧紧地挤着贴在一起,白姨柔软的身体就像棉花似的半依半靠压在我身上。

  由于人群的拥挤,我担心白姨被人占了便宜,一直紧紧把她护在身前,前后左右都是密不透风的人墙。

  车子启动后,我和白姨贴的更紧了,充分接触她富有弹性的娇躯。

  白姨的身高比我矮一些,穿上高跟鞋后倒是和我差不多,随着车身的晃动,我完全能感知到白姨那热乎乎的身子。

  就在这时,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公交车突然来个急刹,我整个人不受控制的俯倒,整个人压在白姨身上……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我惊呆了……感受着白姨美臀传来的温暖,我的反应也更加强烈。

  白姨明显也是感觉到了我的变化,身体颤抖的更厉害了。

  甚至于,我还能听到她略显粗重的呼吸声。

  “白姨,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赶忙解释,同时拼命的往后挤。

  很快,我的身体后退了一点,我们两人的身体分开了。

  正当我松了口气时,后面再次挤压过来,而我又一次的压住了白姨的身体,这一次我们的距离更近!白姨的身体僵住了,我也僵住了,空气仿佛一瞬间凝固下来。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只有身后传来的一次又一次的挤压告诉我,现在我们还在公车上。

  白姨也没有动,就像受惊的小白兔一样不住地颤抖。

  就这样一直持续了好几分钟,随着下一站乘客的下车,公交车里的空间立刻多了起来,而我也趁机离开了白姨。

  两人身体分开的一瞬间,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还有些恋恋不舍,似乎不想离开那温暖的地方。

  白姨也仿佛松了口气似的,身子一软,不过很快又扶住了旁边的扶手。

  从后面看着白姨红红的耳根,我知道她的脸蛋肯定红透了。

  气氛依旧很尴尬,我们俩谁都没说话,一直等到了商场,白姨就匆匆下了车,我也紧随其后下车。

  这不是我第一次跟着白姨来商场了,她平时逛商场的时候总是慢慢悠悠,往往逛一上午都买不了几件衣服。

  可这次的她却是有点奇怪,进了商场后就急匆匆的上了二楼女装区,直奔其中一家内衣店!看到白姨进了内衣店,我就不好意思跟进去了,虽然我也想进去看看。

  在外面站着等了一会,白姨终于付款出来了。

  “白姨……”我才刚喊出声,白姨就冲我摆摆手,匆匆去二楼的洗手间。

  这下我更懵逼了,白姨这是怎么回(儿童智力故事)事?如果急着上厕所的话,那为什么还要去买内衣?晃了晃脑袋,我继续漫无目的的溜达,一双贼眼不住地打量着周围逛商场的女人们。

  还别说,逛商场的女人还真有不少漂亮的,看看这个,酥胸饱满皮肤白皙,关键还穿着低胸装,那一片起伏都能把男人的眼睛给吸进去。

  再看看旁边的黑色包臀裙女人,屁股挺翘丰满,简直和白姨都有一拼了。

  盯着这女人看了几眼,我忽然想到一件事,白姨……该不会是因为那件事才去买的内衣吧?我的瞳孔猛地一缩,心跳也加快了不少。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就实在是太刺激了!就在这时,白姨从洗手间走了出来,俏脸上再次恢复了轻松。

  “白姨!”我叫了一声快跑过去。

  白姨脸蛋上还挂着淡淡的红晕,不过神色已经恢复如常:“小松,咱们去看看高跟鞋,我有一双高跟鞋坏了,今天正好买双新的。

  ”我点点头:“好啊白姨,那我待会给你拿东西。

  ”“小家伙还懂得心疼白姨,真是没白疼你。

  ”白姨笑着点了点我的额头,浑然未觉我的眼神正死死盯着她的那个位置。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5928.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2158.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136.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3466.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1466.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1431.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2783.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47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