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 片 免費,新手必看

黑桃村,是西南地区的一个偏远山村,以盛产黑桃而得名。

  我顶着大太阳,把牛牵到水塘去泡水,回家后刚进堂屋,嫂子的屋里就响起了奇怪的声音。

  我隔着门听了一会,不由得面红耳赤。

  嫂子是大学生,也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白净的瓜子脸,纤瘦的身段,前突后翘的,还有双大长腿。

  三个月前,我哥从山摔下来摔死了,剩下我和嫂子相依为命。

  现在听着这个声音,莫非是嫂子想男人了?我抹了把汗,转身进了西屋。

  听到脚步声,奇怪的声音忽的停了,“黑娃,是不是你回来了?”“嫂子,黑娃回来喽。

  ”我到了尾房门口,推门走了进去。

  我叫陈二牛,黑娃是我的小名。

  农村人都起小名,说是好养。

  “黑娃,嫂子有个事情求你帮忙。

  ”嫂子面色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朝我招招手。

  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轻纱裙子,斜躺在床上,胸前的饱满,随着呼吸有些晃动,不知道有没有穿里衣。

  “帮啥?”嫂子放到我手里一颗枣子,然后撩开裙子,脸色发红的说道,“帮我放进去。

  ”“放哪里去?”“你这个傻子哦!”嫂子面色埋怨。

  三年前我去山里采人参,摔伤了脑子,大哥没少为我奔波,可惜最后还是成为了村里人尽可欺的傻子。

  嫂子对我这个傻子也不避讳,根本没有男女之别,在她眼里我就是个孩子。

  (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可她不知道我前几天放牛的时候又摔了一次,然后脑子清醒了。

  我想告诉嫂子,但最后思索之下我隐瞒了,毕竟告诉嫂子以后,谁还帮自己洗澡啊。

  嫂子耐心的和我解释,“就是把这个放进那里啊,具体你也不懂,你照做就行了,我给王老爷子弄得,泡三个月枣子,咱家欠他家的钱就可以不用还了。

  ”“泡枣?”我呆呆的问。

  我高中的时候读过《白鹿原》,书里说在女人那里浸泡过的枣子,叫阴枣,是大补之物,听说可以滋阴壮阳,延年益寿。

  王老爷子是王大山,这老东西半截身子都进土了,还信这玩意?“黑娃,别问那么多了,赶紧帮帮嫂子,我一个人找不准位置,乱捣鼓弄得疼。

  ”嫂子说着翻了个身子,把裙子撩的更开了。

  我看着吞了吞口水,这么大第一次这么清晰的看到女人,小腹一股邪火流窜。

  “嫂子,咋弄,黑娃不懂哦!”我傻气十足的说。

  嫂子有些不耐烦,自己把粉腿张开,然后说道,“黑娃,就对着那里放进来就行了。

  ”似乎是触碰到哪里了,嫂子脸色发红,嘴里不停的带着喘息,让我有一种解开裤子的冲动。

  “嫂子,那我放了吖!”我深吸一口气,弯下腰,抓着枣子,对准位置放了进去。

  我真的想告诉嫂子我不是傻子,然后解开裤子好好纾解一通,这场景简直太折磨人了。

  我眼睛越瞪越大,眼珠子都转不动了,咽着口水,直勾勾的瞪着那里。

  “黑娃,你干啥?”嫂子侧过头,不满的瞪着我。

  “嫂子,怎么你没有这个?”我装傻问道指着我下边说道。

  我手指在哆嗦,多么想现在放得不是枣子,而是我裤子里兜着的啊。

  “黑娃,这些不重要,你快点放枣子吧。

  ”嫂子眼神有些飘忽,呼吸有点乱,“这个姿势有点累。

  ”我点点头,手里的枣子顺势放了进去,枣子麻麻赖赖的一点不圆润,中间几次把嫂子弄疼,让她满头大汗。

  “黑娃乖,还有两颗大的呢。

  ”嫂子又递给我一颗大枣子。

  “晓得啦!”我拉开嫂子的小手,一手扶着那里,一手放枣子。

  嫂子颤抖了几下,呼吸更乱了,身子和水蛇一样不自觉的扭动着。

  我知道这枣子让嫂子许久没接触过男人的身子更加空虚了,索性逗她一下,故意放不进去。

  “啊……黑娃,你别乱动啊,顺着第一颗枣子进去就行了。

  ”嫂子脸红如火,扭得更厉害了。

  “嫂子,放不进去哦!”我怕嫂子起疑,就没乱动了,认真的往里面放,接连几下都失败了。

  这第二个枣子个头大,又干巴巴的,没法放进去。

  要是有东西能像油那样滑就能放进去了。

  “黑娃,是嫂子昏了头,你等一下哦。

  ”嫂子让我把手拿开,然后出房间等一会,差不多也就一分钟左右,嫂子喊我进去,我看到她那里亮亮的,不知道她是涂了油还是做了其他。

  嫂子喘着粗气,想把我手里的枣子拿过去自己放,但看错了位置,没搭到我手上反而是搭在我下边了。

  我感觉很难受,感觉裤子都快撑不住了,嫂子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让我险些没忍住。

  嫂子脸色一红,手赶紧拿开,眼神若有若无的在我那里游走,脸色不仅发红,而且也不多话,空气中暧昧的氛围尤其重。

  有了油样的东西,第二颗枣子滑一下就进去了,第三颗枣子紧随其后。

  嫂子整理一下衣服,身体里的枣子似乎让她有些不舒服,两腿不自然的扭动了几下,然后对我说道,“黑娃,刚才的事儿出去不准对别个说,这是我们两人的秘密,听到没?”她脸上的红晕还没消下去。

  我点点头,有些装傻的扯着裤子,“黑娃知道了,我要去厕所,下面难受。

  ”我确实有些受不了了,而且被嫂子发现了,得赶紧去缓解尴尬。

  嫂子噗嗤一笑,“去吧去吧,我家黑娃长大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觉,总感觉到嫂子的眼神在我那儿徘徊。

  “黑娃,你干嘛?一身汗,起来洗澡。

  ”嫂子走了过来,撩开了蚊帐。

  “嫂子,黑娃好困哦,想觉觉。

  ”我故意打个哈欠。

  “黑娃乖,洗了再睡。

  ”嫂子坐在床边,抓着我的胳膊摇晃。

  “好嘛!”我委屈的点头,磨蹭着爬了起来。

  我坐起之后,发现嫂子一直盯着我的那儿。

  发现有了反应,她眼神很复杂,矛盾之中夹着一丝兴奋。

  自从上次帮她放枣子之后,嫂子和我的关系更加亲密了一些,我也说不上来,似乎嫂子有些把我当自己人了。

  “黑娃,你是不是又和人打架了?”嫂子拉着我下了床,发现沙滩裤有泥巴,两眼一瞪,气呼呼的看着我。

  嫂子最怕我和别人打架,我成了傻子后,傻人有傻福,力气越来越大,打架就会伤人。

  “摔了。

  ”我摇头说。

  “摔着没?让嫂子看看。

  ”嫂子脸色都白了,不停的打量着我,确定没受伤,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大哥死后,好多人都劝嫂子扔了我,嫁给村里的暴发户王四虎。

  嫂子舍不得我,不但没改嫁,还是和以前一样,细心的照顾我。

  “咋个摔的?”嫂子没好气的翻个白眼。

  “偷桃子,给嫂子吃。

  ”我傻呵呵的说。

  “傻黑娃,以后不准干这种傻事了。

  嫂子想吃桃子,花钱买,不准偷别人的,更不准爬树,听到没?”嫂子突然抱紧了我,生怕我会受伤似的。

  “晓得啦!”我感动的差点哭了。

  嫂子对我,真是没话说。

  我真的不忍心骗她,好想告诉她,我正常了,以后不用为我担心了。

  邪恶很快淹没了理智,我还是决定隐瞒下去,当一个快乐的“傻子”。

  嫂子这样漂亮,我又从没碰过女人,我实在不忍心和嫂子的关系疏远开,我宁愿永远做她身边的小傻子。

  嫂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给我洗澡,我没法拒绝,只能接受嫂子的好意。

  “黑娃,你以后每次洗澡,嫂子都给你搓背。

  嫂子要泡枣子了,你就帮嫂子放,好不好?”嫂子温柔的帮我擦背。

  “嗯!”我用力点头。

  “不过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记得不要和别人说哦。

  ”嫂子在我耳边说道。

  少妇幽香扑鼻而入,我小腹发热,在澡盆里完全失态了。

  嫂子当然看到了,但不去说破,也不理会,就和往常洗澡一样,弄得我心里痒痒的。

  嫂子从塑料桶里抓起蓝色的毛巾,往我身上涂香皂,背上,咯吱窝,胸前,小腹……涂到那儿的时候,嫂子有意的绕开了,毛巾在腿上擦了两遍。

  嫂子斜着身子,领口敞开了,胸口的白皙暴露在我眼里,晃个不停,引得我更是难受的不行。

  嫂子正在帮我擦小腹,但障碍横在中间,嫂子终究是避不开的。

  她丢下毛巾,叹了一口气道,“黑娃,你也长大了,以后你就自己洗澡吧。

  ”我吓了一跳,拉着嫂子的手着急的喊道,“黑娃永远都是小孩子,是不是这个太碍事了,黑娃不要就好了。

  ”说着我真的故作模样的要把那处拧掉,嫂子看到赶紧过来抓着我的手不让我乱来,无奈的笑道,“傻黑娃,这怎么说不要就不要,这可是你男子汉的标志呀!”我低着头,脸色通红,不知道什么时候嫂子碰到了那上头,温热的感觉让我不停的颤抖。

  嫂子也意识过来,脸色一红,但怕我做出傻事也没放手,她叹了一口气低声道,“你虽然人傻,但本钱倒是不小。

  ”我脸色难看,嫂子问我怎么了,我犹犹豫豫道,“嫂子,我有些难受。

  ”嫂子手掌轻轻动,时紧时松,她脸色带着一丝羞红,望着我问道,“黑娃,这样会好些吗?”“嫂子,好难受啊!”我不停的颤动了起来,感觉快要来了。

  嫂子这个时候停下动作,递给我一条毛巾把身上擦干净,待会穿衣服去吃饭。

  我一脸悲哀,这都快出来了,她怎么就罢手了呢,我拉着她的手,“嫂子,黑娃不舒服。

  ”嫂子摸摸我的头,温柔的说道,“忍一忍,一会就好了,你太早接触这些对身体不好。

  ”我无力反驳,我对嫂子而言是个傻子,不可能去争取什么的。

  “黑娃,王大山说,让嫂子去他家果园帮忙,嫂子去不?”嫂子擦了擦手上的水,和我说道。

  “有钱钱没?”我傻乎乎的问。

  我感觉王大山这老家伙没安好心,陈家和王家没半毛钱的交情。

  大哥死了,他甩手就借三万给嫂子,不要钱,偏要嫂子帮他泡枣子,还让嫂子去他家的果园干活儿,肯定有阴谋。

  “当然有啊!一个月三百块,中午在王家吃饭。

  ”嫂子把毛巾扔在桶里,抓起干净的衣服帮我穿上。

  “嫂子,不要去帮他们家干活!”我突然紧紧的抱着嫂子,表现出傻子应有的憨态。

  “黑娃,你咋啦?”嫂子拍拍我的肩膀。

  “嫂子,你去了王家,黑娃没饭吃。

  ”我没法说出自己的猜测,只能找个最烂的理由留下嫂子,希望她别去王家。

  王大山和王四虎两个畜生都对嫂子不怀好意,她天天去王家果园干活儿,中午还在王家吃饭,肯定出事。

  尤其是王四虎,这家伙长得牛高马大的,他要是对嫂子用强,嫂子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嫂子对我这样好,我绝不能让任何人欺负和伤害她。

  “傻黑娃,嫂子早上做多点,给你留一份,你中午热了就吃。

  嫂子晚上就回来了,又陪你吃饭。

  ”嫂子还是在安慰我。

  我却管不了那么多,死死的抱着嫂子,一点都不松手。

  嫂子开始还挣扎一下,但最后挣扎不开也就放弃了,逐渐的,在我怀里,她感觉到了一些男人的气息,那是她半年来都不曾感受过的。

  可能是下面还放着枣子的缘故吧,嫂子的火特别容易窜上来,刚才洗澡的时候就差点没控制住,现在被我一折腾,芳心大乱,脸蛋红通通的。

  “黑娃,你放开嫂子,我……不舒服。

  ”嫂子也确实难受,毕竟我那儿还没消停,碰着她心里越发的空虚了。

  “好嘛!”我委屈的点头。

  嫂子已经决定了,我没办法强行阻止,只能另想办法,暗中保护嫂子。

  一起吃完午饭,我上床睡午觉了。

  睡到下午醒来的时候,嫂子已经出门干活去了,我口干的厉害,去她房间里找找水喝。

  可是水没找到,发现在枕头下面一块红色的三角底裤,眼熟的厉害。

  这就是今天嫂子穿在身上的,今天给她放枣子的时候看到了,就是这一件无疑了,怎么现在换下来了?我走过去拿在手里看了看,发现中间满是干涸的痕迹,凑到鼻子前闻闻,一股说不出味。

  嫂子中午的时候自己折腾了一次?自从知道嫂子有自己动手的习惯之后,我竟然有了一个畜生的想法,代替我哥安慰一下嫂子寂寞的身子。

  可是这又是违背道德伦理的事情,毕竟嫂子对我那么好,我对她做那种事,简直猪狗不如。

  就在这种矛盾中,我和嫂子的暧昧还在持续。

  嫂子帮王大山家泡阴枣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往下面放枣子容易,取枣子难度可就大了。

  女人的那很深,嫂子一般早上放枣子,然后干了一天活之后枣子早就运动到深处去了,她自己一个人不可能取的出来。

  所以她一脸愁色的把我喊到屋里,锁好门窗,撩开裙子说道,“黑娃,快帮嫂子把枣子取出来,太难受了。

  ”看着嫂子收着双腿,看得出来已经起反应了,想必之前已经努力过很久了,三颗枣子还剩两颗出不来。

  我蹲了下去,低头看着。

  之前卡在边上的那颗枣子已经取出来了,现场一片狼藉,难怪之前叫得那样凶,这反应很强烈啊。

  “黑娃,碰着枣子了就取出来,知道不?”嫂子主动分开腿,生怕我看不到的样子。

  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凭着直觉去操作,可是里面太溜手了,自己又没什么经验,折腾几次都没成功。

  嫂子的身子不停颤抖着,呼吸大乱,胸前剧烈的起伏着,香汗淋漓,嘴里声音不止,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愉悦。

  我摸索了很久,最后终于是找到了一点可以着力的点,把枣子取了出来。

  看着泡好的枣子,我也正好饿了,没多想就扔进嘴里,嚼了几下,吐了枣核,咕噜一声咽了。

  味道有点怪,女人味儿很浓,直冲鼻子。

  嫂子正在劲头上,压根没管我,还不知道我吃了枣子。

  我又伸了进去,继续寻找第三颗枣子。

  麻烦来了,我手不够长,指尖能碰着枣子,却没法抓住它,取不出来。

  “黑娃,快点!”嫂子的身子跟打摆子似的动了起来,媚眼如丝的叫唤着。

  

“有,队长,你跟我来。

  ”赵丰年跟骆冰走回客厅,她放下背包,向暗室走去。

  很快,骆冰从里面拿出三支猎枪了来,一支单管,两支双管。

  单管是苏静初的,双管是骆冰和乔小麦的。

  赵丰年把三支猎枪都拿到手里掂了一下,感觉到单管的明显要重些,他相信质量重的枪力道会更足一些。

  “我要这支。

  ”赵丰年脸上露出微笑,对手里的那支单管猎枪非常满意。

  “好吧,你拿走!”苏静初走过来大方地说,那支单管猎枪是她的最爱。

  “谢谢!”赵丰年说完拿枪下楼,骆冰追上去问:“队长,你准备去哪里打猎?”“我们村的后山。

  ”“哪个村?”“稻花县饮水村。

  ”这时,苏静初追下楼,她把一个长形的帆布袋递到赵丰年面前。

  “队长,这是枪袋,里面有持枪证和产品说明书。

  ”“嗯!”赵丰年应了一声,把猎枪放进帆布袋里,走出别墅,在晾杆上把晒得半干的衣服和裤子穿在身上。

  离开别墅,赵丰年在路边拦一辆货车进城。

  来到沈墨燃的家,赵丰年推开院门。

  沈墨燃正在院子里浇花,看到赵丰年走进来,对他笑了笑。

  他用卖兰花得的那六百块钱给赵丰年买了一部手机,联想最新款,一千八,他倒贴了一千二。

  “这是我替你买的手机,拿着!”赵丰年一愣,接下手机,爱不释手。

  “谢谢伯父!”“不用谢,沈瑞雪在饮水村,需要你多多照顾。

  ”“伯父你放心,沈支书住在我们家,有我阿妈24小时贴身保护着。

  ”“哦,是吗?对了,你追到在兰花街抢背包的人了吗?”“追到了。

  ”“哈哈,你小子身手不错,一身正义感,我女儿在你们家,我放心了!”赵丰年咧嘴傻笑,说:“伯父您过奖了!”“走,进屋,我买了条鱼,今晚陪我喝两杯。

  ”“不,伯父,我得回去了。

  ”赵丰年看天色不早了,与沈墨燃道别,回饮水村。

  他请一辆摩的开到515岔道,太阳落山了,天边只留有一抹晚霞。

  步入山下丛林小道,已经看不清路面。

  赵丰年健步如飞,一脚把窜到面前的一只野兔给踩死了。

  他这是走狗屎运!半个小时后。

  赵丰年拎着野兔走到家,厨房里亮盏昏暗的灯,火灶上煮一锅的萝卜菜,却看不到阿妈和沈瑞雪的身影。

  “阿妈!”“沈,支书!”赵丰年喊了几声,没人回应,把猎枪放进房间,野兔放到砧板上,阿妈和沈瑞雪跑到哪里去了呢?这时,有急促的脚步声跑上楼来。

  赵丰年迎上去,与从外面急匆匆进来的沈瑞雪撞在一起。

  香玉满怀!赵丰年怕对方跌倒,搂上了她的腰。

  “你干什么?”沈瑞雪把赵丰年推开,走进厨房,却把手伸进了赵丰年的裤袋里。

  “你干什么?”赵丰年学着沈瑞雪的语气,挣扎着跑开了。

  “把我的手机还给我。

  ”手机借给赵丰年,沈瑞雪这一天都魂不守舍,神经兮兮的,总担心他翻她手机里的相册和视频。

  赵丰年愣了一下,从口袋里拿出两个一模一样的手机来递给沈瑞雪。

  “给你!”“咦,怎么有两个手机?”“另一个是我的,我老丈人给我买的。

  ”“你老丈人,谁呀?”“你爸呀!”赵丰年调皮的说,随时做好躲避沈瑞雪拳头的(两根一起插进去)准备。

  但,沈瑞雪一动不动的,她在想,这家伙这么嚣张,肯定是看了她手机里的相册和视频了,这可怎么办?难堪死了。

  沈瑞雪的脸一由得红了起来。

  “我阿妈呢?”赵丰年问道,把话题转开,缓解沈瑞雪自己营造出来的尴尬。

  “卜婶她留在镇上的外婆家,说明天才能回来。

  ”“哦!”赵丰年对外婆没什么印象,所以也不太关心,看到锅里滚动的萝卜,问道:“你还没吃饭吧?”“没有,等你回来。

  ”沈瑞雪急切盼望赵丰年回家,主要是想早点把自己的手机要回来。

  “你等等,我做道下酒菜。

  ”赵丰年说着,拿一把菜刀处理砧板上的野兔。

  “哪来的野兔?”“山下的林子踩来的。

  ”沈瑞雪一愣,问道:“又不是山菇,能采到吗?”“不是用手采,是用脚踩的。

  ”呃?用脚踩到野兔,这家伙又开始不老实了。

  “你没翻看我的手机吧?”沈瑞雪说出了心里的担忧。

  “没有,我就打了一个电话。

  ”赵丰年说着,手上忙起来,他动作干净利索,三下五除二就给野兔去了皮,挥刀把兔肉切成块。

  “真没翻?”沈瑞雪站到一旁不放心地问道。

  赵丰年忙着做菜,没再搭理沈瑞雪。

  沈瑞雪跺了跺脚,又问道:“那盆兰花卖到多少钱?”“六百块,你爸收的钱,给我买了一部跟你一模一样的手机。

  ”“六百?”“是呀。

  ”“六百元你能买到这么好的联想智能手机?”赵丰年一愣,他心里早有所怀疑,还想找人问一下呢。

  沈瑞雪找出自己的手机拨打老爸的电话。

  嘟嘟几下,对方很快就接听了。

  “喂,爸!”沈瑞雪喊道。

  “是小雪呀,赵丰年回到村里了?”“嗯,回来了。

  ”“那小子不错,下次带他一起回家吃顿饭,我亲自给你们下厨。

  ”“爸,是你帮他买的手机?”“是呀,我还倒贴了一千二。

  ”“什么?”沈瑞雪看了赵丰年一眼,走出厨房去接听。

  “没事,就当我送给我未来女婿的见面礼吧!”“爸,你瞎说什么呢。

  ”“哈哈,爸没瞎说,如果你对他没点意思是不会借手机给他的。

  ”沈瑞雪愣了一下,老爸这是什么逻辑?她早上借手机给赵丰年根本没这么多,借个手机就代表自己喜欢他了?荒谬!“爸,下次你不能再做这样的傻事了,就算他是你的未来女婿也应该是他买礼物孝敬您的呀,你这样倒贴是怕你的女儿嫁不出去吗?”呃?对方一时语塞。

  “爸,我不跟你说了,过几天我就回家来看你。

  ”“好,记得把那小子一起带回家!”沈瑞雪急忙挂断手机,不知道赵丰年给老爸灌了什么迷魂汤,就半天时间就掏钱给他买手机,还要她下次带他回家,真的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当沈瑞雪回到厨房,看到赵丰年已经兔肉放进锅里炒起来,他动作娴熟,往锅里倒了一勺酒,顿时火焰在锅里升腾起来。

  赵丰年用锅铲翻动锅里的肉丁,然后往锅里放些生姜、大蒜、辣椒、八角等配料。

  几分钟后,浓郁的肉香飘散出来,坐在一边的沈瑞雪直咽口水。

  好了没?馋死我了!沈瑞雪饿得受不了了,食欲已经完全被菜的香气调动起来。

  这时,赵丰年不紧不慢往锅里倒了少许的水,再撒些切好的大蒜叶,然后兔肉火锅搞定了。

  “这么好的菜,得喝上二两。

  ”赵丰年说着,端来一小坛子米酒倒上两小碗。

  干嘛,趁卜婶不在,这家伙想把我灌醉,然后趁机下手吗?想都别想!沈瑞雪白了赵丰年一眼,为自己盛了一碗饭吃起来。

  “好,你吃饭,我喝酒。

  ”这时,沈瑞雪把筷子伸到锅里夹了一块金灿灿的兔肉放到嘴边吹了几下,然后有些迫不及待地放进嘴里嚼一下。

  哇塞!浓郁的肉香在口腔里炸开,油而不腻,好吃到味蕾直打颤。

  哎呀,自己刚才煮的那一锅萝卜简直就是猪食,明天喂猪得了。

  沈瑞雪几筷子就把一碗饭给吃光了,露出一副狼吞虎咽的样子来。

  “味道怎么样?”赵丰年一边品酒,一边欣赏美女支书的馋相,觉得这一刻的小日子过得特别舒坦,特别惬意!“能吃。

  ”沈瑞雪淡淡地说,又给自己盛了一小碗饭,她平时每餐只吃一碗饭的,今晚却破例多吃了一碗,这野兔肉火锅不仅仅是能吃,简直就是人间美味呀!沈瑞雪把饭吃饱了,但还想吃肉,于是把赵丰年给她倒上的米酒端过来喝了一小口。

  “赵丰年,你真没偷看我的手机相册吧?”一口酒下肚,沈瑞雪胆子变大了,开门见山地问道。

  “手机相册?没有呀!”赵丰年认真地说,把酒碗端起来,说:“来,沈支书,我敬你一口,我干你随意。

  ”沈瑞雪狐疑地盯着赵丰年看,端起酒碗来问:“真没有?”“当然没有。

  ”说罢,赵丰年把碗里的酒一饮而尽。

  虽然赵丰年说没有,但是沈瑞雪还是不放心,那私照和视频如果被这家伙看到了,今晚她就危险了,别看他现在装模作样的,说不定心里早就盘算着怎样弄她了,所以喝酒才喝得这么痛快、豪爽。

  沈瑞雪越想越害怕,也一口把自己碗里的酒喝干了。

  酒能壮胆,如果赵丰年要霸王硬上弓,她拼命也要保住自己的清白之身!这时,赵丰年又给两人的碗倒满酒。

  “赵丰年,你想当这个村长吗?”沈瑞雪有些醉意,媚眼半闭,小脸红润起来。

  “想呀!”“五万块钱筹到了?”“没有。

  ”“今天我在镇上遇到代荣光了,他去农商银行用小商店抵押贷款,估计明天就能借到钱。

  ”“五万块钱姓代的还用去银行借,看来他也只是一只纸老虎。

  ”“代荣光在家里开了个赌场,估计钱都放高利贷借给村民了。

  ”“这些村民愚昧呀,我当上村长后,第一件事就是要禁赌。

  ”“我听卜婶说,上届的老村长就是因为禁赌被人下黑手打了一顿,才辞职不干的。

  ”“是代荣光干的吧?”“大家都这么猜的,但谁都没有证据。

  ”“这土恶霸还想跟我争村长之位,真是太不要脸了。

  ”

我又乐,春云嫂穿好了衣服,又是往我身边坐,还低下脸朝着我亲。

  这村嫂亲完了,手放在我的脸上,声音很温柔:“嫂子回去了,你这只小老虎,嫂子爱死你了。

  ”我也坐了起来,准备睡觉呗。

  “哎呀!”春云嫂走了几步忽然叫,回头冲着我翻白眼,不过嘴角却是含着笑。

  我也笑,明白她为什么叫,也明白为什么冲我翻白眼。

  反正是她自己找我的,她要是受伤不是我的责任。

  又是朦胧发亮的天色,我从番薯地那边,往家里走,洗个脸吃完早饭,到菜地帮嫂子干活。

  今天的村里,真比平时热闹。

  那位昨晚被嫂子拍在视频里的玉凤嫂,爽得只知道笑。

  我帮嫂子挑水浇苦瓜,她却是弯着腰,给刚刚种下不久的芹菜拔草。

  “要到生态园的人,快点!”杨汉民的声音突然在菜地头响起。

  我刚好挑起一担水,走上水沟跟这老小子走对面。

  杨汉民看着我,我也看着他,怎么着,想打架尽管上。

  “玉凤,你运气好,拿到最后的名额。

  ”又有一个声音在喊。

  我往声音处瞧,杨来兴也走了过来。

  这老小子喊完了,看着我,嘴角还浮起冷笑。

  我也笑,感觉这老小子是在冲我摆表情,大有我嫂子,就别想到生态园了的意思。

  娘的,我看见杨来兴就乐,昨晚他老婆被我搞得死去活来,这家伙还不知道。

  嫂子也站了起来,抬手撩了一下披肩长发,冲我来个微笑。

  大清早的,一对深深的酒窝就是漂亮。

  我挑着水,走到苦瓜地边,一边浇着水一边冲嫂子说:“嫂子,等会登山过去,吓死他们。

  ”嫂子抿着嘴巴笑,也点点头。

  我们俩忙完了,往村里走,瞧村口已经是放着十几辆摩托车呀电瓶车的。

  杨汉民和杨来兴,带着十个穿着挺光鲜的村姑村嫂,是要往生态园出发的节奏。

  我瞧着这十个女人,其中还有杨汉民的女儿杨蓉,这妞跟我初中是同学,考不上高中听说跑县城读职校,又回来了。

  “文娟呀,你没有到生态园的名额,怎么也这样急着回来呀?”玉凤嫂还冲我嫂子说。

  嫂子只是笑,抬眼冲我看一下。

  我也笑,然后也说:“等会,我们到生态园,问问人家要不要招工。

  ”“扑!”杨汉民和杨来兴都笑大的模样,还笑出挺大的声音。

  人家爱笑笑,我回到家里,洗个澡换上衣服,往嫂子那边走。

  嫂子也换上衣服了,今天她是上面加上一件粉红色的短袖衫,下方还是那条黑色的短裙,脚上又是套着黑丝还有皮凉鞋。

  我冲她笑,想起了昨晚她站在我肩膀上,那股让我火很大的香气,让我的萌动又起。

  “喂,我抹了香水,会不会抹太多?”嫂子笑着问。

  我也笑,她这样问,那我就闻呗,脸往她的短袖衫领口凑。

  我脸一凑,嘴巴已经碰上那条粉粉的,又是弯弯的沟。

  这不是闻,而是亲了。

  “嗯!”嫂子被我吓得出一声,抬手轻轻打了我的脑袋一下。

  她打她的,我只感觉,幽幽的香气中,我的嘴巴碰到的感觉,真的很嫩也很温和柔。

  (俩性故事)“嫂子,你没抹香水耶。

  ”我闻了两口,抬起脸就说。

  嫂子杏眼冲我嗔,抬起右手臂:“我是抹这里,你闻那里干嘛?”我中奖了耶!嫂子的话让我乐,那就再闻。

  手将她的粉红短袖往上拉,脸也往她光洁的袖子口里面凑。

  “咯咯!”嫂子笑两声,还是跟昨晚我闻她的时候一样,被我的鼻子碰到了光洁的一片丰盈,怕痒痒的模样。

  我又抬起脸:“不浓,反正我闻着挺好。

  ”嫂子点点头,也说:“走吧。

  ”然后,笑得美腮上面一对酒窝就是清晰。

  我也点头走出来,嫂子锁上门了,我们俩一起往村后走。

  “嫂子,玉凤嫂真得意,忘记了她昨晚的叫声了。

  ”我走到杨来兴的老屋子边就说。

  嫂子笑着冲我看:“搞不好,玉凤嫂还是愿意的呢,你没听她的声音,真是……”我看着嫂子的脸:“真是什么?”“哎呀走了。

  ”嫂子不说了,手一伸,拉着我的手往山上登。

  我们俩上了山又下山,走到生态园的大门边,瞧村里那些人已经到了。

  “叶天,你们还真来呀。

  ”杨汉民的女儿杨蓉,看见我们就喊。

  那两个老小子,嘴里吸着香烟又是乐,杨来兴还笑得吐出两个烟圈。

  我跟嫂子都笑,瞧一大群人都是站在大门外不敢进,我却带着嫂子往大门里走。

  我们俩才走进大门,立马瞧那天给我们登记的光头哥,还有一位瞧着有三十左右岁,长得相当有风韵的丰满女人,往大门这边走。

  “叶天,你们来了!”光头哥看见我们,还主动打招呼。

  我笑着点头,嫂子却是“嘻嘻”两声,小声说:“你往后面瞧。

  ”她一说,我就脸往后面转,结果也乐,杨汉民和杨来兴都是惊呆了的模样。

  其他的十个村姑村嫂,也惊愕地看着我们。

  “你们来了。

  ”又有招呼声起,这声音,也透出女人成熟的磁性感。

  招呼声,让我又回头,冲着招呼的女人笑,随便也往她的前面瞧,感觉应该是36E的级别。

  怎么着,先点名,我们点完了,也往村里的人那边走。

  我看着杨汉民和杨来兴,这两个老小子,还惊呆没完。

  再瞧瞧杨蓉,也是还在发呆。

  真爽,今天就开始培训,我是当保安的,培训的是礼貌呀这些。

  嫂子她们也是差不多,要给她分配什么职位,还没公开。

  一天的培训结束,我跟嫂子又是往山上走。

  嫂子就是爽,登上村后的山顶,笑着不管啥的,双手扶着我的脸,红红的嘴巴也朝我凑。

  她主动了,我也是乐呀,感觉今天中了两次奖。

  也带感,小嘴巴突然张开我却也昏。

  真带感,她可不单单是亲,而是嫩嫩的清香往我送入。

  然后轻轻的灵动,更让我只感觉咽着一口口唾香,而不知道要怎么回应。

  忽然,嫂子脸一转,冲着我笑。

  然后说:“我不相信,你真没跟别的女人过夜。

  ”“你怎么知道?”我也问。

  “你笨很内行呗。

  ”嫂子说完了,“咯咯”地笑,转身往山下走。

  我的妈,我还吓一跳。

  这是春云嫂教的,真让嫂子感觉出内行了。

  “哎呀!”嫂子的叫声又起,身子也晃了几下。

  我赶紧伸出手,朝着她抱,着急地也问:“怎么了?”“脚好疼,都是你,搞得我没看路。

  ”嫂子还埋怨我。

  “喂,是你主动的,怎么是我的责任。

  ”我也笑着喊。

  嫂子也笑一下,杏眼冲我嗔:“你不是说爱我吗,我埋怨你,你就要承认。

  ”说完了继续走。

  我却是眨眼睛,还不大明白嫂子的话,不过看着她走路一拐一拐的,也担心。

  这样子走回村里,明天就别想到生态园培训,只能是我背着她了。

  我想背嫂子,走到她跟前也往下蹲,这姿势不用说话了吧,回头冲她瞧。

  嫂子站住了,抿着嘴巴笑,然后双手搭着我的肩膀,香香的身子往我身上趴。

  真舒服,是我感觉舒服。

  嫂子的身子真软,我手托着她的黑色短裙,却又感觉手里柔中有实。

  “喂,要是看到有人,赶紧放下。

  ”嫂子嘴巴趴在我耳边说。

  我笑着点头,才不管她,站起来,下山的路,她的身子重心也是全部往我的后背压。

  我只感觉,每走一步,后面就是弹起又压。

  “嘻嘻!”嫂子却是低声笑。

  “笑啥。

  ”我也问。

  嫂子又笑几声才说:“我看着杨汉民和杨来兴,都是惊呆的表情,就想笑。

  反正他们都没想到,生态园的人还先跟你打招呼。

  ”我也乐,走快点。

  “咳!”嫂子出了一声又说:“那个三十左右,挺漂亮也丰满的女人,听说是生态园的经理。

  ”“哦!”我也出一声,继续走。

  脑子里却是现出那个女人的模样,感觉她跟嫂子差不多高,前面比嫂子还更大了点,椭圆脸也是特别美,浑身透出的成熟韵味让我也有感觉。

  “喂,那位经理前面那样大,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大的呀?”嫂子又笑着小声问。

  我也笑一下:“嫂子,你已经够大了。

  ”“噼”!嫂子的手朝我的脑袋拍,然后也是“吃吃吃”地笑。

  我很欢迎她笑,她一笑,压在我后面的一片也会连续地抖,感觉真好。

  终于下山了,我也将嫂了放下来。

  要不然,真会被人看到的。

  “嫂子,还疼吗?”我看着她走路还是一拐拐的,也问。

  嫂子点点头:“搞不好明天不能到生态园了,而且,我好像感觉头也有点疼。

  ”我先不管她头疼,又说:“要不回去了,我帮你揉揉。

  ”嫂子点点头,走进那条巷子,笑着跟碰上的两个村婶打招呼。

  还特地跟人家解释,她跟我一起到生态园。

  她的解释,让我走进她的屋子里也乐。

  这不明摆着,怕别人以为,我们俩一起从村后回来是搞什么的嘛。

  嫂子走进屋子里,赶紧又打开里屋门,往沙发里坐,立马又是将黑丝脱下。

  

(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谁说我不想来了?我可半个月都没拿我同桌寻开心了!沈澈说着撅了撅嘴。

  尔泰进入小燕子报告,目标丢失,重复,目标丢失。

  「正因如此我才这么努力着,让哥哥喜欢我。

  其他警察压着犯人走了,张警官留下来一方面感谢女孩的救命之恩,同时询问了女孩的学习情况以及理想,见女孩态度谦和、思维严谨、反应敏捷,更难得是品德高尚,有一颗为国为民的侠义之心,莫不感动。

  1747完整版阅读阿语,生日快乐。

  她终究是不忍让那人陷入危险,那么骄傲的非柔,现在竟然为了那人做到这样的份上,她竟然让自己成全她,她竟然为了那人求自己,可笑的是,这么用心良苦的非柔,那人却不了解,也没有人了解,唯有自己。

  惊讶过后是凶狠的瞪着我。

  不用叫我的全名也可以哦,四个字的名字念起来十分麻烦吧?尔泰进入小燕子沐熙跑过去抓住子芊不知道说了什么,强硬的把她带了过来。

  颜墨看了一下熊妖的肚子,点了点头。

  行,不过我有要求。

  于是两人屏息以待,林苏为表对这次赌局尊重,隆重地戴上眼镜,这样一来,俩人一共八只眼睛盯着窗外。

  尔泰进入小燕子玛拉雅怀疑的看向伊莲娜。

  自己和伊莎的关系更像是知己,而且两人从来就没有在感情上有过多少接触,如果有,那就是友情。

  林亦拍了拍江南的肩膀,有些担忧他看了看江南的脸自信是好事,迷之自信可就不对了,你除了傻!其它的和你不沾边原因可能只有妹妹自己知道。

  啊?闫丘一脸不解的看着我,我叹了口气,我哪儿来那么大母性啊?根本不是我写的。

  阳光立刻翻白眼,假装没看到苏谦的眼神,还是白尧看不过去扶了阳妈妈一下:阿姨,让苏谦哥哥和超男姐姐先进来吧。

  她点头,接着说,好了,你别废话,继续看下去吧!1747完整版阅读至于祥子那个家伙怎么知道的,我就不清楚了。

  叶梓渔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周晓琪建议我们找个地方玩吧,越刺激越好,释放压力最好的方法不就是这样吗?尔泰进入小燕子结果你居然还藏了一个情报。

  周影也没打开保温盒,直接撂在一旁。

  只见一个犹如令牌的东西被一名女弟子呈了上来,那名女弟子身材相貌一等一的好,衣着暴露,显然是凌霄门准备的,而这名女弟子正是姬霜霜。

  没问题,要一辈子都行。

  老板娘怔了一下,捂着嘴发出无奈的笑声,顺手在工作簿上记下了一笔。

  汤宇听到陆千凝这句话,正打算走。

  这时不能慌,不能过多的反驳,要不然,会毁了刘昱町的好事。

  但是路遥刚跨进男厕一步就被刚好出来的男教导主任拎着后领子给拉了出来,并且好好教育了好几分钟关于男女性别的知识。

  沐楠现在就像是一个燃气罐,女生的最后一句话点燃了它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d.aspx?7603.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d.aspx?6856.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d.aspx?89.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d.aspx?6285.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d.aspx?6197.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d.aspx?4683.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d.aspx?1350.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d.aspx?34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