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ugust taylor,新手必看

“不了,我今天预约了张医生,十点要赶到医院,你也收拾一下,一会儿送我过去。

  ”王洁惬意的依偎在刘明怀中,摇了摇头道。

  “张医生?你难道……”刘明闻言,惊愕的张大了嘴巴,如遇雷击的站在了原地,搂着王洁的手也不知不觉的放了下来。

  张廷建,是王洁的主治医师,王洁的双眼治疗便是张医生在负责。

  由于王洁眼疾的特殊性,他们平时一个月去一(故事网)次医院拜访张医生,开一些日常用的辅助药物就行。

  刘明清楚的记得上次拿药是在一周之前,家里的药还有几大盒,王洁显然不是去拿药的。

  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王洁她想要通过另外一种手段,治疗眼睛。

  “没错,我想要再去咨询一下手术治疗的方案。

  ”王洁的回答,印证了刘明的猜测。

  她虽然口中说是咨询,但是其实已经在心中做出了决定。

  这个手术,她必须要做!刘明闻言,却是难得激动的喊了起来,严词拒绝道:“不,不行!别的事情我都可以迁就你,但手术这事,我绝对不同意!”“为什么?”王洁不解的看向刘明,虽然她看不清,但是她能感受到刘明的脸就在那个方向。

  “手术成功率只有五成,这还是乐观估计的结果,我不可能让你去冒这个风险,要是搞砸了,你这一辈子都没希望复明了。

  ”刘明剧烈喘息道。

  王洁却很是平静:“那和我现在有什么区别吗?做手术起码还有一半的机会,要是这么死等下去,我可能一辈子都看不见东西了。

  ”其实,自从王洁失明以来,尽管按时吃着药,但她的情况丝毫没有得到改善。

  医生也说了,虽说是暂时性失明,但是这个时间,可不是眨一下眼那么一会儿工夫。

  大多数病人恢复视力的时间,几乎都在三年以上,更有一部分人,彻底成了瞎子。

  “我不在乎,就算你以后都看不见,有我当你的眼睛就好了。

  ”刘明深思熟虑后,咬牙发誓道。

  他要是没有这个心理准备,他又怎么会向王洁示爱呢?“可我在乎!我可不想一辈子当个瞎子!”刘明的诺言,并没有赢得王洁的感动,只得来冰冷的驳斥。

  “反正我是不会同意的!”刘明退到了门口,作势要将王洁拦在屋内。

  两人之间,莫名的出现了一种剑拔弩张的势头来。

  似乎是感觉到刘明的动作,王洁的脸上骤然生出一股怒意,她转过身来,朝着刘明的方向,冰冷的说道:“你是我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为我做决定?”“我……”刘明顿时有些语塞,说到底,他和王洁并没有任何名分上的关系。

  如果非要说关系的话,他不过就是个自作多情的义工,哪有一个义工或者保姆给主人做决定的?“让开!再不走就要迟到了,你不陪我去,我就自己去。

  ”王洁再度催促道。

  看着王洁一脸怒意,冷漠冰寒的模样,刘明的心中一阵苦涩。

  这和他昨天看到的还是同一个人吗?他不明白,为什么一夜之间,王洁居然会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和自己闹成这副模样。

  但现在他不得不做选择。

  要么,让王洁自己去医院,要么,自己送王洁去。

  这……还需要选吗?“好,我送你去。

  ”刘明垂丧着头,无奈说道。

  那言语中的落寞,溢于言表,只是听声音,王洁都能够想象到刘明此刻的模样是多么的绝望与担忧。

  王洁的心,顿时如同被针扎了一样疼痛。

  她知道自己说的话有些过火了,但她别无选择。

  她之所以会突然想要做手术,其实就是因为刘明昨天晚上的一句话:“我相信你的眼睛会有复明的一天,你的心扉也一定会有打开的一天。

  ”她仔细揣摩这句话后,便意识到了一个极其关键的问题。

  其实她的心扉能不能打开,和她的双眼有着莫大的关系。

  他意识到,或许她不敢接受刘明,不单只是害怕背叛自己死去的丈夫,更是担心成为刘明的负担。

  如果她的双眼能够复明,不再是刘明的拖累,或许她才有勇气顶着不伦的骂名,不顾一切的和刘明在一起。

  否则,她既对不起自己的丈夫,又拖累了丈夫的兄弟,这要是将来到了那头,哪还有脸去见死去的丈夫呢?只可惜,刘明毕竟年轻。

  他深深的被王洁那绝情的一句话给打击到了,他并没有意识到王洁真正的意图。

  他开始胡思乱想,猜测王洁不说喜欢他,其实就是不喜欢他的意思。

  他和王洁的两次逾矩之举,完全都是本能导致的冲动,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这般想着,刘明的心情是愈发的糟糕,尽管他对王洁无比担心,但在去医院的路上,竟然一句话都没有和王洁说。

  而在到了医院以后,他再想说些什么,却没有机会了。

  由于问诊过程涉及到一些病人的隐私,在没有王洁的同意下,他只能坐在诊室外面苦等。

  “刘大哥,你来了?”说巧不巧,正在刘明苦思冥想如何打破这个僵局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耳边响起。

  “啊?是小静啊,今天你值门诊?”刘明反应慢半拍的闻声看去,只见一个穿着护士服的短发女生正嬉笑的看着自己。

  这个护士,名叫李静,刘明是当时王洁住院的时候和她认识的。

  因为年龄相仿,在医生和王洁的撮合下,他们俩还尝试过相了两回亲。

  可刘明心有所属,尽管李静年轻漂亮,善良能干,但他们最终还是没能走到一起,只是成为了偶尔微信聊天的普通朋友。

  “是啊,好不容易从住院部逃出来,门诊的工作可轻松多了。

  ”李静打了个哈欠道,显然门诊也没有那么闲。

  “那就好。

  ”刘明木讷的点了点头,随口应道。

  “你今天……”李静瞅了刘明一眼,随即慢慢的将脸贴近刘明,仿佛是在仔细观察刘明的表情。

  没过片刻,李静和刘明之间,便只有不到五公分的距离了。

  饶是刘明心猿意马,也难以无视一个美女如此近距离的接近。

  “我……我怎么了?”刘明立刻向后靠了靠,不无紧张的问道。

  “你今天不太对劲,愁眉苦脸的,是不是有心事?”李静的脸上划过一抹坏笑,总算是将头抬了起来,放了刘明一马。

  “算是吧。

  ”李静一语中的,刘明也无从辩驳,毕竟他的难过全部写在脸上,任谁都看得出来。

  啪!刘明话音刚落,肩膀猛地被拍了一下。

  紧接着,李静径直坐在了他的旁边,左手搭上了他的肩膀:“没事,哥们今天下班早,陪你去酒吧喝两杯,一醉解千愁,什么烦恼都解决了。

  ”“下次吧,我得照顾我嫂子呢。

  ”刘明歉意一笑,婉言拒绝了李静的提议。

  “行,有需要随时call我,谁叫咱俩是哥们呢!”李静看了一眼紧闭的诊室大门,耸了耸肩,也没多问,撂下一句话后就离开了,毕竟她还在工作,没那么多时间闲聊。

  李静走后没多久,诊室的大门终于重新打开了。

  王洁笑容满面的从诊室里走了出来,她的身边,还有搀扶着她的年轻医生,张廷建。

  “那咱们说好了,晚上七点,德瑞西餐厅,我去接你。

  ”张廷建一出门,当先一句话,直接如同一把尖刀一样,插在了刘明的心口。

  而更让刘明愕然的是,王洁居然立马同意了这位张医生的邀请。

  “那就麻烦你了,张医生。

  ”王洁欠了欠身,恭敬说道。

  张廷建,人帅多金,典型的成功人士。

  三十出头的年纪便成为了市人民医院眼科的科室主任,三年前,更是因为成功给市长做了一台超高难度的眼科手术而名声大噪。

  

  朱颜在深圳的大街小巷转了两个星期了,依然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本来有家夜总会让她去做咨客小姐,朱颜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工作,回来问朋友,朋友说就是站在门口的迎宾小姐,朱颜不喜欢抛头露面,就推辞了。

  朱颜想去公司里当个正正经经的文秘,去过几家公司面试,但都是石沉大海。

    朋友说,是朱颜的服装碍了事。

  朱颜看了看自己,觉得没有什么不妥。

  朱颜穿看一身宝蓝色的绸料衣裙,小小的立领,一点点覆袖.细密的盘花纽沿着起伏的胸脯排下来,A字裙型,裙边散着一圈密密的白色小花朵,裙裾总是在脚踝间跳荡。

  朋友说,你看。

  这像个秘书小姐穿的衣服吗?我看是旧式人家的大小姐。

    朱颜不语,她知道朋友说得对,但是这么说她心爱的衣物她还是有一点不高兴。

  朱颜觉得这套衣服此刻最谙合自己的心境,柔弱体贴,有一点顾影自怜。

  不过,朱颜还是想改换一下行头,但现在她还无能为力。

    朱颜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来深圳,虽然这座城市是许多人向往的天堂,但朱颜觉得她的天堂就是她生活的那个小城,慈爱的父母。

  忠实的朋友,当然还因为有他,朱颜想:没有这一切,深圳又会好到哪里去呢?不过。

  这一切的宁静安谧转瞬即逝。

  半年内,父母竟然相继病逝,而他又背叛了她。

  即没有原因也没有借口,让朱颜觉得一切犹如一场梦。

  朱颜心里有说不出的痛,她不愿意再看见熟悉的一切一切,就收拾了简单的行李来到了深圳。

  在简单的行李中,就有朱颜喜爱的这套宝蓝色衣裙。

    明天,朱颜又要去一家公司面试了,临睡前,她检点了一下自己的皮箱。

  并没有找到更适合的,就只好把那套刚用清水漂净的宝蓝色衣裙挂在了窗前最通风的地方。

  第二天起来,衣裙果然干爽透了,朱颜洗漱完毕,依然穿上它,出了门。

  晨风拂动着朱颜乌亮的秀发和蓝色的裙摆,使朱颜的心稍稍有了一些亮色。

     当前台小姐把朱颜引进门去时,朱颜没有想到老总会是那么年轻,大概三十五六的样子。

  老总的眼光很锐利,朱颜一进门,就感觉到他已经上上下下把自己打量透了,朱颜想起了朋友的话,第一次对自己的衣服羞愧起来,她拘谨地坐了下来,把裙摆紧紧夹在弯曲的膝盖后面,不让它们太肆意。

  老总的眼睛一直盯着朱颜,嘴里却例行公事地问着朱颜的个人资料,朱颜被逼得抬不起头,就讷讷地回答着。

    出了门.朱颜擦了擦汗,瞄了一眼从路边玻璃窗里映照出来的身影,感到很沮丧。

    两天后,正当朱颜在朋友的宿舍里百无聊赖之时.朋友却打来电话,告诉她有家公司让她去上班。

  朱颜是留下朋友的呼机和面试公司联系的,朱颜想:大概朋友和她一样都松了一口气。

    朱颜上了班才知道,老总姓陈,叫陈涛,当然她得管他叫陈总,她的工作就是替他整理文件和资料。

  以及承担其它办公杂务。

  朱颜的办公室在陈涛的外间,一般来电来人都由朱颜先掌握。

  朱颜的工作繁忙而琐细,朱颜是个好性子的人,她并不讨厌琐细的事情,这使她能够一直从容不迫地工作着。

  她感到很充实。

    朱颜在最初的一个月时间还是穿看那套宝蓝色的衣裙。

  公司里还有很多女职员,她们总是像蝴蝶一样招展,尽管艳丽,但也是在拘谨的套装中玩着花祥,像朱颜这样裙裾飘飘的确实很少。

  朱颜觉出了一些尴尬,倒不是自惭于别人的夺目,而是觉出自己的妆扮有一点不合于群,而格外显眼,而她是最不爱突显自己的。

    朱颜似乎还感觉到陈涛对她的服装也有不满,好几回,她在转身出门之际都捕捉到了他的余光,朱颜想:他一定在观察她,如果她的工作没有被他指出差池的话,不是因为这身衣服又会是什么呢?   这身衣服果然让朱颜当众出了一次洋相。

  那天,几个重要的客户来到了公司,陈涛让朱颜上几杯茶来,朱颜兑好水,半蹲着往沙发前那张矮几上的茶杯中冲水。

  当她起身时,她的裙角挂在了自己的鞋扣上,让朱颜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坐在一旁正在谈话的陈涛连忙关切地扶住了她,但是他眼睛里的责备却并不轻微。

    朱颜回去后,第一件事就是换下了那身衣裙。

  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后,朱颜首先买了两身套裙,一套纯黑,一套银灰,单穿、套开穿都可以,这让朱颜可以来一点有限的变化。

  朱颜还买了一双黑色坡跟浅口皮鞋,一只黑色的手袋。

  这些服饰怎么搭配都行,使朱颜省去了很多烦恼,朱颜想,服饰其实真的是可以左右人的,现在这一黑一灰的,像是铜墙铁壁一样把自己护得紧紧的,而自己,穿着它们,也果然走出了女强人的凌厉步伐。

  效果果然不错,朱颜观察了一段时间后,认定陈涛没有再暗中盯着自己。

    那晚,朱颜跟着陈涛到晶都陪客户吃饭,尽管是红葡萄酒,陈涛还是喝出了醉意,因为那些叫嚷着/敬朱小姐/的酒因为朱颜的执意不喝都被陈涛拦了下来,而这些人就更加有意地让陈涛多代了两杯。

    当他们俩上了宝马车后,朱颜有些担心,就按住了陈涛准备扭动油门的手,让他歇一会儿再开。

  陈涛却趁机握住了她的手,而且很有力。

  朱颜没有对付过这种事,她不知道该不该抽回自己的手,就只好任他握着。

     陈涛扬着浓黑的眉,睁着充满血丝的眼睛看着她,说:朱颜啊,朱颜,你为什么不穿那套蓝色的衣裙了?你只有穿上那套衣服才是最美的,很古典,很有味道。

  你知道,什么对女人最重要吗?是韵味,没有韵味的女人是死的,死沉沉的,一点也不好看。

  陈涛晃着脑袋,越说越不清晰,头也越垂越低,最后,他握着朱颜的手倒在了她的肩头。

    朱颜轻轻挣出自己的手,找出了陈涛的手机,她拨了司机的电话,让他马上过来。

  这时,陈涛己是微酣,他很驯服的样子让朱颜有了一点心动。

  她肆无忌惮地把陈涛看了个够,平时,她从来没敢这祥大胆过。

  朱颜甚至想轻轻地、轻轻地在陈涛那闭合着的长而卷的睫毛上印上一个吻,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朱颜只是用舌尖舔了舔自己干渴的唇。

    当晚,朱颜还是忍不住陈涛一番话的诱惑,把那身衣裙取出来,贴在(两个粗大同时在我体内)脸上久久感受着那久违了的柔滑的感觉。

  然后,朱颜穿上它在镜子里照了又照……  第二天,在换衣准备上班时,朱颜再次拿起了挂在床头的宝蓝色衣裙,对着镜子比划了一下,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有一些茫然。

  她又想:也许那只是他酒后的戏言罢了,你却当真,张爱玲所说的/天真的可耻/也不过如此啊!想到这里,朱颜毅然换上了那身纯黑的套装,踏进黑色的皮鞋,拎了黑色的手袋,踩着忐忑的心情到了公司。

    陈涛很晚才到公司,他走进了办公室,走向里间房门。

  启门时,陈涛回过头落落大方地向朱颜说了一声好,朱颜也仓促地应了一句。

  之后,门无声地合上了。

    朱颜紧张地看了一下自己的一身玄衣嘘了一口气。

  其实,在她心里,她自己也说不上是庆幸还是遗憾……

老马转身看了一眼身后,保安们往后躲了躲,再看过去的时候,老马已经不在门口,门被推开了,地上是他们准备的面粉和水,看来老马中招了。

  这个时候,保安室里面穿出了一阵喊叫声,保安们的脸上笑嘻嘻,想着老马把里面的机关全都触发了,他们现在要进去收拾他了。

  “我就说这小子肯定要中招的。

  ”“一会进去咱们把这个布袋套在他的头上,然后咱们……”“放心好了,一会我肯定会让他知道咱们的厉害,知道咱们手里棍子的厉害!”一群人走进了保安室,刚一进去,一声惨叫声传了出来,紧接着就是其他人的惨叫声,他们踩中自己的设置的机关,老马在门口看的津津有味,这真的是恶有恶报呀。

  “老马呢,他人呢!”“不知道呀,没看见呀!”“好小子,竟然敢耍咱们,今天非得整死他,!”这个时候张德才正在往保安室走来,他心里还是有担忧的,他怕他们下手太重了,等下把老马弄废了,可就不好交差了!老马看着走来的张德才,心生一计,今天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整整这些人,这个队长虽然没有主动来整自己,但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是不行的。

  当张德才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老马捏着鼻子喊了一声:“老马在这里!”里面的保安一下子鱼涌了出来了,这个时候张德才刚好走到门口,他们直接一下把不带套在张德才的脑袋上。

  紧接着就是一顿暴揍,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张德才没有任何防备,被他们摁在地上一顿暴揍,嘴里喊着:“是谁,要是让我知道了放不过你!”“放不过谁,你别以为你是林经理亲自雇来了的就可以横行霸道!”“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怕是不知道你候三爷的厉害!”“我今天不打死你,妈的,老鼠夹夹的老子脚趾都快要断了!”棍子和脚如雨点一样落在张队长的身上,老马靠在一旁看着这场戏。

  “我不是老马,我是你们的张队长!”“你是张队长,我就是玉皇大帝,天王老子!”“呦呵,还知道我们队长姓张呀,可惜了你可能见不到我们队长就得滚蛋了!”“猴哥,你看打的怎么样了,兄弟们的手都累了!”“差不多了,咱们对着他来个那个……”其他人心领神会的笑了笑,保安室这边基本没有人往这边来,所以他们闹了这么久都没有人知道。

  保安们开始解开的他们腰带,准备把自己的宝贝给掏出来。

  “猴子,你大爷的,我是你张哥!”“这声音……张哥,真的是你们吗?”“猴子,不是你张哥还能是谁,还不快点把我放出来!”“是张哥,是张哥!还不快点把袋子给扯了!”张德才这才得以重见天日,不过他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头就像一个大猪头一样,刚好和他的隆起的肚子一配,和一只猪没有两样。

  “猴子,你他娘的厉害呀,还天王老子,看来我这个小庙是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了!”“不不不!张哥,刚才真的是误会,我还以为是老马呢!”猴子现在慌张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误会,我怎么会误会呢,您这么厉害对不对!我怎么敢误会您呢!”“张哥,你千万别这么说,小弟我这受不起,小弟给磕头了!”说完,猴子就跪在地上给张德才磕头,旁边的几个年轻保安忍不住笑了一下。

  “笑,你还好意思笑,你们一个个平时叫你们干活,推三阻四的,今天打起人来力气还挺大的!”其他人默默的低下头不敢说话,生怕一句话就让自己的饭碗保不住!“看着我干什么!一个人五百个俯卧撑,做不完今天别吃饭了!”“啊!”众人只好趴在地上做起了俯卧撑,这个时候老马过来了。

  “张队长,我来报道了!”张队长转过身看向老马,老马被张德才吓的往后退了两步。

  “张队长,你这是怎么了?”“没事,不小心摔的!”“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这样下班你跟我走,家里有药,专门治这种跌打损伤的,效果很好,用了三次立马复原,而且下次还更抗揍!”“不用了,谢谢你了,我回去用点冰敷就好了,桌子上的表格你填一下,明天开始正式上班!”“张队长,这……”老马指着在地上做俯卧撑的人说道。

  “他们体力太多了,我让他们锻炼锻炼的。

  “这样哈,那不行,兄弟们都锻炼了,我怎么能不断练呢!””老马也趴了下去,开始做俯卧撑,做的时候忍不住一直咳嗽,老马没有做几个,张队长说道:“那个老马呀,你不用做了,让他们继续做就行!”“好的,队长。

  ”“不好意思了,我不能陪你们做了,下次有机会咱们一起做!”其他人气的牙痒痒,这个老马实在太气人了,竟然在这里幸灾乐祸,要不是因为他自己我不会队长给误会了。

  “张队长,我填完了,没事的话我走了!”“你走吧。

  ”“你们看什么看,都给我做俯卧撑,做完了回去写三千字检讨!”“啊!”保安们纷纷的低下了头!心里对老马也算是恨的不行。

  “张队长,要不要一起走,去我那里拿点药用,我的药效果很好的!”“好了,老马我谢谢你的好意,你可以走了,明天按时来上班!”张德才的心里有点讨厌老马,要不是因为他自己也不可能被自己手底下的人打。

  老马心中笑道,就你们几个小子还敢跟我斗,我几十年的饭不是白吃的。

  老马想着自己住在林菲菲家也不能光住不干活呀,而且人家还给自己找了工作。

  老马一个人瞎晃悠到了农贸市场,他准备买点菜,等下回家给林菲菲做一顿饭。

  在农贸市场逛了几圈,老马惊呆了。

  平常自己在家里都不吃的东西,在城里竟然卖的这么贵,看来城里的口味真的不一样呀。

  老马买了鱼、虾,这一下采购花掉了他在村里半个月的生活费。

  老马买完东西,看一下时间,林菲菲好像下班了,他寻思了一下,干脆自己去接她下班吧。

  林菲菲工作的幼儿园离的不远,不一会老马就走到了幼儿园。

  幼儿园门口站满了来接孩子的家长,在旁边停了好几辆豪车。

  老马一打听才知道,这幼儿园是市里最好的一个幼儿园,在这里面孩子家里非富即贵,都是有拳有势的人。

  老马的穿着在这里面非常的突出,几个贵妇人看见老马,眉头紧锁,捂着嘴往后退去。

  “这幼儿园是怎么回事,怎么收破烂的孩子也在里面读书。

  ”“就是,你看他手里提的东西,那都是什么破烂呀!”老马听着他们嘴里说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一会,幼儿园放学了,孩童们在老师的指导下一个个走出了幼儿园。

  老马站在后面,等这些人走了,自己再过去找林菲菲。

  “老不死的,快来背我!我要骑马!”老马顺着声音看去,一个五岁左右的孩子正指着一个老人说道。

  看样子,老人应该是那个孩子的爷爷,旁边还有两个中年人,应该还是孩子的父母只见老人趴在了地上,然后五岁的孩子爬上老人的后背,然后用手拍打着老人,嘴里叫喊着。

  “老不死,爬快点!”老人步履蹒跚的一步一步往前面爬去。

  孩子的手拍打着老人的头,嘴里的脏话不断。

  忽然,孩子爬了下来,伸见去踹老人,骂道:“你个老不死的,天天的吃我家的,还爬的这么慢,今天晚上别吃饭了。

  ”要不是亲眼所见,老马不敢相信这个话是从一个五岁的孩子的嘴里说出来的。

  老马看不下去了,他把买来的菜放在了一旁,然后走了过去。

  “孩子,你不能这样!”老马伸手抓住了孩子踢人的脚,两个中年人惊了一下。

  小男孩看了一眼老马,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老马想自己也没有用力呀,这孩子哭什么。

  “老公,这个收破烂打咱们孩子!”“哪来的收破烂的,敢打我的儿子!”话音未落,中年男子一脚踹了过去。

  老马往后一闪,躲开了中年男子的脚。

  “哪里来的收破烂的,敢打我的儿子,信不信我让你进局子里待几天!”老马没有在乎他的说什么,义正言辞的道:“你没有看见吗,你孩子那样对一个老人!”“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你的父亲吧!”“你父亲把你养的这么大,你让你儿子骑到你父亲的身上,你还有良心吗?”中年男子被老马气的脸上的肉都在颤抖,骂道:“你个乡巴佬,我家的事轮不到你管!”“我看你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了!”此时,周围已经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幼儿园的园长和老师也赶了过来。

  “郭主任,发生什么事了?”幼儿园的园长一路小跑着过来。

  “冯园长,你们幼儿园的安保可不行,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过来捡破烂!”冯伟看了一眼老马,立马变了脸色,喝道:“你是哪里来的收破烂的,这是你能来的地方吗!”“我看还是不要在这里上学了,这地方能教出什么东西,捡破烂吗?”周围的家长也开始议论纷纷,冯伟喊道:“保安,把这个人给我拖出去!”几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人跑了过来。

  老马看着走过来的保安,心里暗笑一声。

  “就这么几个人,还要跟我打!”中年轻蔑的笑了一声。

  “就你这么个老骨头,打你就捏死一个蚂蚁一样!”几个保安围着老马,谁的没有把他放在心上,就这么一个老头。

  就在剑拔弩张的时候,林菲菲出来了。

  林菲菲本来还在里面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忽然听同事说外面发生了一些事,围了一圈人,她也跟了过去看看。

  林菲菲一眼就看见了老马,便走了过去。

  “园长,他是我的叔叔!”“马叔,你怎么来了!”“我来接你下班的,就是遇到几个畜牲,所以就这样了!”林菲菲自然是知道老马说的畜牲是谁。

  “菲菲,你先回去吧,这些事我来处理!”“马叔……”中年男子看见林菲菲的时候,眼神一下变得猥琐,盯着林菲菲看。

  “林老师,你说什么,他是你的叔叔!”“嗯!”“这……”冯伟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觉得你们还是人吗,对自己老父亲尚且如此,要是别人呢?”“你们就是需要被人教育,好好的教育!”“你们看看,这里的老师竟然和这个捡破烂是亲戚,不知道这老师有没有暴力倾向!”“是呀,我家要不还是转学吧!”冯伟急得满头大汗。

  “林老师!”那个小男孩跑了过去,把脑袋贴在林菲菲的肚子上不断的蹭。

  “小杰,你干嘛呢!你妈在这里!”中年男子换了一副脸面,一脸淫笑的看着林菲菲。

  “张主任,要不这样吧,这件事是我们幼儿园的错,我们承担责任!”“冯园长,这件事不是这样说的,我看林老师也是一个人美心善的老师,估计这也是她家的穷亲戚,我们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你看,小杰那么喜欢林老师,我们也得给林老师一个面子!”中年男子心里想着,这个小子还真是亲儿子,就知道往女人的身上蹭。

  “你说什么?”中年女子狠狠的掐了一下男人,男人忍着痛疼,笑着道:“冯园长,这件事我就看在林老师的面子上,就这样算了,下次再有这样的事……”“绝对不会有下一次了!”冯伟算是松了一口气,道:“菲菲,你还不过来跟张主任道谢。

  ”林菲菲牵着小孩子,走到了张于的面前,道:“张主任,今天真的抱歉,我这叔叔第一次来城里,有些事还不懂,今天冒犯你了,对不起!”“林老师,没事!”“这是我的名片!”张于拿了一张名片给林菲菲,林菲菲笑着收下了。

  “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关于教育孩子的问题,我还得多请教请教林老师!”“张主任客气了!”“小杰,快跟爸爸妈妈回家吧!”“我不,我要跟林老师回家,跟林老师一起睡觉!”中年女子脸气的发绿,一把扯着小男孩的耳朵,骂道:“不想回家睡,你滚到大街上去,跟你爸去乞丐堆里睡。

  ”“你是不是又犯病了,又开始乱咬人了,快回家吧!”张于一把抱起孩子,朝着自己的车(故事网)走去。

  不一会,人就散的差不多了。

  “菲菲,刚才马叔……”“没事的,马叔!”“没事!”“你知不知道!”“要是刚才张主任真的追究的话,你就不用在这里干了!”“今天晚上回去给我写五千字检讨,明天给我!”冯伟气的转身离开了。

  “菲菲,都怪马叔,乱管闲事,害的你还要写检讨!”“没事的,马叔!”“咱们回家吧!”“哦!对了,我还买了菜!”老马这个时候才记起来,走到刚才放菜的地方,发现菜都没了,只剩下几个塑料袋!老马尴尬的站在那里!“马叔,走吧,咱们去买菜!”晚上,林菲菲吃完饭以后,坐在房间里写检讨。

  房门被推开了,老马走了进来,看着正在写检讨的林菲菲,心中一阵酸楚。

  “马叔,有事吗!”林菲菲感觉后背有凉风进来,转身一看,老马站在门口。

  “菲菲,哲鸣什么时候回来呀!”“哲鸣后天回来!”“嗯!”老马转身出去了,躺在床上想着今天的事,久久不能昧。

  第二天一早,老马起床准备了早餐,然后就出门去上班了。

  老马来到了万盛集团,刚一进大门,昨天的那个几个保安就过来打招呼了,一口一个马哥的叫着。

  老马看着这些个城里人,还管自己叫哥,真的是太舒服了。

  老马走进保安室,往里面一坐说道:“我今天需要干什么?”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5927.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4387.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6539.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5910.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1627.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1687.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2850.html

https://www.breast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5526.html